22-06-1 21:27 发布于 江苏 来自 Android
他献出颈项,却没得来标记。
谢起甚至将手也从他脸颊上离开,不再停留。
厉彦舒心缓缓地沉了下去,像是陷入了无底洞。
他感觉自己周遭都冷了下来,这种冷意让他瑟瑟发抖,牙齿都轻轻打颤。
分明是夏天,为什么会这么冷呢。
就像在深海里,被无穷的水压迫而来,窒息又冰冷,无人救他。
厉彦舒一把推开了谢起,他躺在了床上,将脸埋在了枕头里。
就像卸掉了所有的力气,一步步的,他将所有让出。最后连自己也给了,但这早已是谢起不要的东西。
谢起不要他,为什么要给他标记。谁愿意标记一个自己不喜欢的omega,谢起就不会。所以被拒绝,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厉彦舒。”
他听到谢起在身后叫他,却没有回头。
而是将脑袋埋得更深,逃避一般,厉彦舒背对着谢起,身体微微蜷缩着。
谢起却没有停下他的声音:“你现在不是正常的状态。”

——摘自《恶意狩猎》by池总渣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