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8-9 01:09 发布于 上海 来自 荣耀70 5G
2022年7月25日中午,我收到闵行区教育局信访热线打来的电话,我第一时间接通了电话。电话里信访办的老师告知我教育局对此事回复了,让我登陆信访平台查看回复意见。由于当时我带着孩子在外就医手头没有电脑,我希望老师把闵行区教育局的回复内容先大致告知我一下。该位不愿意透露自己姓氏的女老师坚持要求我登陆平台自己查看。我以为教育局一定会认真对待、严肃处理该起严重的学生欺凌事件,一定能还我女儿一个公道的。我们兴冲冲地赶回家立即查看了教育局的回复内容————我局成立专门工作组进行了调查,您所反映的情况属学生之间矛盾纠纷,不构成欺凌。特此回复。上海市闵行区教育局2022年7月21日
读完调查结果我头痛欲裂,只觉得天旋地转悲愤交加,我实在想不到堂堂一个区教育局竟然会做出如此与事实严重不符的调查结果。我女儿跟任何一个欺凌者都没有任何矛盾以及任何纠纷,我们全家绝不接受也决不容忍任何人扭曲事实!
“校园欺凌治理委员会”原则上应当在十天之内完成对此事件的调查,对是否构成学生欺凌要有一个书面的结论。这应当是由学校给出结论而非闵行区教育局。家长对于结论有异议可以要求区教育局组织复核。上海市莘城学校的这个程序在哪里,这就是学校的不作为!当我6月30日主动拨打祁建敏校长办公室电话询问“校园欺凌治理委员会”的组成成员和调查的进度时,祁校长用极其微弱的声音和极具个人特色的方式回答我:“校方已经把相关证据提供给相关人员,你可以去找相关法律了解一下,校方已经把相关调查处理送教育局的相关部门了,学校不做进一步的处理。你去咨询警方或者教育局,因为他们已经把相关情况告诉你了。”校方在这件事情上对受害方的态度可见一斑。从6月15日的信访到7月21日的回复,这已经远远超过了原则上十天的时间规定。这还是学校的不作为!
去年6月1日《未成年人保护法》生效后,第三章学校保护中第39条针对学生欺凌的处理流程有了新的规定:应当通知到涉事双方的家长参与到“校园欺凌治理委员会”召开的对这起事件定性的会议中。《未保法》130条对学生欺凌的概念做了明确的定义,我作为受害方有权利参与并发表意见。莘城学校没有通知到我参与会议,没有做到通知义务,直接剥夺了我参与这起学生欺凌事件定性的处理机会。上海市莘城学校以及闵行区教育局在整起事件的处理程序上是完全错误的!我要求闵行区教育局必须认真落实《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认真落实《未保法》,认真落实《未成年人学校保护规定》,认真落实国家十一部委关于《加强中小学欺凌综合治理方案》的文件。以上关于法律的专业部分,我都慎重咨询了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盈科中国校园欺凌研究中心主任邵守刚律师。任何人在这起恶性的学生欺凌事件中不作为、乱作为、不负责任,我都将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建议加大力度防治校园霸凌和学生欺凌##对校园欺凌说不##上海莘城学校校园霸凌##建立学生欺凌防控工作制度##跟新浪看热点##学校出现学生欺凌情况将被问责##坚决与校园恶霸斗争到底##唐山 打人##今日头条##关工委##法治微课堂##妇联##全国政协#上海妇联超话@邵一卜滴小会 @徐记观察 @刑法学人罗翔 @刑法杨艳霞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