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7-8 13:01 发布于 四川 来自 iPhone客户端
整个世界都在崩坏,病毒、战争、经济下行、政变……一切太急促,无论是爱还是仇恨,都太急促,有时想缓慢地恨,恨到仇家都转世变成毛绒绒的栗子或小松鼠,我握着扎手的栗壳,看着小松鼠黑豆般晶亮的小眼睛,缓缓地想我的恨还存在吗?

前两天写,就算世界崩塌了,这一小块宇宙也仅仅是平添了一个酒窝而已。早晨在通勤地铁里听腰唱“马卡你应该明白在大多数悲伤里面真正的伤心很少见,马卡你得试着原谅如果故事的方向和你想得不一样……通往结局的道路啊,正踏平所有的祖屋和田野……”

看新闻说泰坦尼克要重映了,我想我们都得去电影院再看看,看看这艘巨轮沉没前,船上的人是如何惊慌如何恐惧的,还要看看他们是如何付出爱,如何高尚地舍弃与如何在死亡的瞬间抵达愉悦的。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