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1-6 20:20 已编辑
对了我有一个很黄的东西不知道应不应该跟大家讲,因为我们是一个全年龄向的微博,这个东西又很黄很成年,但我又觉得很有意思,是一个百合文的脑洞,因为太黄了所以不打算写,简单给大家讲一下剧情。(好18岁以下的下面不用读了)(此条微博对我3岁的猫猫室友圆圆不可见)

说是民国时期有一个妓女,叫做水仙,属于是头牌了,有一天她上班的时候一个穿着月白色旗袍的女人来找老鸨,说要点水仙。
她自己要点。
那个老鸨很容易就看出这个女人是来找茬的,因为经常有这样的太太来闹事,就推脱了。但这位太太拿出了很多钱,说愿意双倍给。要见这个头牌一面,老鸨就还是同意了。
然后这就是水仙见这个月影第一面,水仙觉得这个女人很怪,看起来很有礼貌,穿着整齐的织锦衣服,头发有些乱,很体面,但怎么会有一个女人一个人来嫖娼呢。月影就问她男人为什么会这么喜欢妓女。然后她们对话了一番,水仙就直接跪下来给她口了,虽然端坐着但还是被撩起旗袍撕开丝袜那种,然后有点炫技的成分。这个太太就整个震撼然后落荒而逃了。这个行为太下流了在她的世界观里。而且她居然非常享受,她感受到奇耻大辱。

然后第二天这个太太又杀回来了,这一次穿着一身黑色的旗袍,拎着一个皮箱,又花双倍的钱来点水仙。她没有让水仙靠近她,而是打开箱子,露出里面的金条,然后对水仙说,她的下身能塞进多少,她就可以得到多少。水仙当然是猛塞,差点闹出人命,这是很痛苦的,她的对金钱的那种执着和不要命有一点点把月影吓到了,月影本来是来享受她的卑贱的,想要为昨天丢盔弃甲的自己扳回一局,但是她们两个两败俱伤。最后一片混乱,水仙笑着抱起带血的金条然后月影面色苍白地离开。

然后第三次月影又来了,她们完成了一次身份平等的正常的性过程。水仙其实已经注意到月影的身上有很多的伤痕。对于她这样一个体面光滑的人来说,应该是从小到大没有被打过的。然后水仙说:你是不是某某某的妻子。这个某某某是她的一个常客。月影说是,我是他的新婚妻子。然后那天月影第一次来妓院也是她人生中第一次挨打,因为她听说丈夫有妓女情人而挨了丈夫的打,这对于她的高贵体面的教育来说是一种重创。所以她跌跌撞撞走到了妓院,这就是月影和水仙的初相识。水仙说好。月影说我是出于爱才和他结婚的,可是他却不爱我。月影说我愿意给你很多的钱,你能不能给他当小妾呢。水仙说不能。月影说我愿意给你很多的钱,你愿不愿意和到我家来住几天呢?水仙说可以。

然后她们就到了月影的家,然后这天晚上月影的丈夫回到家准备和自己的赤裸的妻子发生性关系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情人也爬了上来,他很开心,觉得如登极乐,齐人之福了。但就在他结束以后,他发现月影和水仙继续着性行为,而且非常投入和开心,基本上快把他忽略了,他又开始变得非常愤怒。同时失去了对妻子和情人的兴趣。

这件事情第二次发生的时候,他勃然大怒,离开了家。水仙穿上衣服起来恭喜月影,说你的愿望达成了。我恭祝你。原来她已经知道月影的算盘,但是还是选择帮助月影完成,月影怅然若失。水仙走出门的时候,月影开心地点了一支烟。但她吸烟一直吸到深夜,丢掉了丈夫的烟灰缸,撕掉了他的被子,她发现自己并没有那么喜欢丈夫。

水仙又在妓院等到了月影,月影问我以后还可不可以来呢?水仙说你为什么还要来呢?月影说我感到我想要来。水仙说那么你就不可以再来了。她果然如此拒绝了月影。

然后月影就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她每天都来。这在整个城市引起了一种不好的舆论,一开始大家都疯传这个太太善妒,之后又变成了这个太太主动嫖妓,最后变成了这个太太迷上了某个妓女。

水仙的身价因此倍增,老鸨给她介绍起其他的女人,水仙一开始照单全收,但最终她发现自己越来越没有职业手感了,感觉到那个叫月影的女人影响了自己的生意。

最后那个丈夫给月影送去了休书,威胁要把她关进疯人院,老鸨也威逼水仙,让她主动去钓来有钱的月影,从她身上榨取,水仙并不乐意,于是老鸨派去了其他的女人,水仙不得不亲自去警告月影妓院这种地方敲骨吸髓的手段…月影说我知道,我在等你阻止我。水仙说如果我不阻止呢。月影说那就没有人会阻止我,最后我也会像是不更事的你一样沦落到这里面来,你会后悔一辈子。然后她们就疯狂地开始进行性行为。性行为完成之后她们聊了一个很长的天,了解了对方。欣赏了对方。

然后其中有一句话是,“为什么我们总是离不开男人呢?”然后月影咬牙切齿地说,“没有男人,就没有我们。(指她们悲惨的处境)”水仙却笑着说:“不,是没有我们,就没有男人(指没有女性的孕育就不会有男性的暴力)。”总之就是一个开导吧。总之月影被shock了觉得噢我爱死她了我要立刻丢开自己的生活和这个比丈夫更好的女子在一起。她们都认为中国是一个旧社会,但她会是我的新生活。

然后她俩就决定私奔,这当然遭到了惨无人道的阻止,水仙被抓回去打断了腿,月影偷走了家里所有的钱,主要是她丈夫所有的钱,堆在妓院老鸨的桌堂上,赎出了一瘸一拐的水仙,扶着她往外走,她们笑着流泪,第二天她们就消失了。
从那以后这个城市里只留下了她们两个的传说。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