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抵是病了,横竖都学不进去,起身来喝一口热水,这忧伤没由来的,黯黯然看着那三两本题,一本是我的另一本也是我的。我想大抵是北方天寒的厉害,让我时时有些困倦。我向来是不屑于所谓内卷种种言语的,而今日心中却意外地生出了回家的念头,也罢大概是我该回家呼呼呼呼呼大睡了。 ​​​​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