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5-23 10:54 发布于 北京 来自 微博 weibo.com 已编辑
中国航天是不是用上限也追不上美国航天下限?马督工说得还是客气了?

难得航天在并没有重大任务时候出次圈,全靠马督工一期引发争议的节目:O睡前消息编辑部

我同意未来一段时间,中国航天在运力指标上与美国越差越大。图1是去年制作的中美航天现状对比,今年变化不大,或者说有变化也是利于美国的变化。

但马督工没有点出的是图2,一个看起来更“可怕”的现实。我国在基础和资源都不如美国的情况下,制定了相当激进的航天计划,即用20年左右时间,补完美国70年左右的课程。

这绝对是人类航天史上最有挑战的系统性任务,甚至没有之一。

如果你是中国航天的决策者,该怎么做?

核心思路肯定是提高效率。

其实马督工在视频里呼吁的那些改进措施,中国航天早就想到并且开始做了。

你期望发展民营航天,没问题。现在国内至少9家民营或者混合所有制新兴企业喊出了要入轨的决心,数量一点也不比美国少。而且像视频里面出现的蓝箭之类头部企业,还自建发射场,有可能实现人类首次甲烷入轨。

你期望太空经济形成规模,有的。现在国内民商火箭、飞船设计时甚至都专门照顾医药、生物、新材料、教育等垂直行业需求了。“人人用得起航天”是行业目标。

你期望改革运营体制,已经在做了。中国空间站去年就开放了上下行运输服务征集,即非国家队的飞船一样可以停靠并服务空间站。另外,与美国类似的竞争性采购若干年前就已经提出。

但问题是,基础实力如此,好政策不一定能马上开花结果。

举个例子,马斯克20年前就能轻松招到完成过推力300吨级发动机研制的总师,而在我国至今还没有这样的人才。我们完成了全流程研制的发动机,最大推力也就100吨级别。

所以中国航天大饼画得再好,眼下能入局的还是国家队几个老面孔。新玩家?民商公司先搞定多快好省的液体火箭再说吧?

但我相信路线是正确的,我们需要的是继续熬,保持投入(来自国家+社会),创造机遇,宽容以待,加快行业迭代速度。就像互联网应用行业一样,我们不一定起得最早,但跑得足够快。

这点上说,让航天与民族形象适度解绑、稍微淡化其政治意味是有一定道理的。试想,如果猎鹰9、星舰测试飞行成功率都与NASA或者美军KPI绑定,还会有今天那个马斯克吗?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