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相机里不小心沾上的鹦鹉史航不少,
但忽然翻到一张比鹦鹉史航还鹦鹉史航的生物……
即使作为一个喜欢独乐乐的人,
也实在不忍心不共享了。
(图摄于三亚黑石滩,那会新冠初发,吾老婆很担心某人挂在长春,滩头忽见,见鱼思友,微恸,摄之[二哈]) ​​​​
欢迎新用户
o p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