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昌海微博

卢昌海微博

个人主页:https://www.changhai.org/
在 Netflix 上看了今年上映的影片 The Adam Project, 很喜欢。 这部诙谐科幻可以说是集烂片与好片的品质于一体: 烂片部分尽显最后一秒钟死里逃生, 坏人永远打不着好人之类的老一套; 好片部分则是…… ( 全文参阅:O网页链接 ) ​​​​
在 Netflix 上看影片 The Giver 毕。这是一部 2014 年的反乌托邦影片,描绘了一个强行消除一切差别并剔除了人类历史和情感的 “乌托邦”。那些被剔除的历史和情感由一个传授者所保存, 并由一个记忆传承者所继承。 最终, 传授者和传承者合伙颠覆了 “乌托邦”…… ( 全文参阅:O网页链接 ) ​​​​
值得一转的趣事: 1922 年爱因斯坦访问日本时, 因没有现金付小费给旅馆侍者, 于是就在旅馆便签上随手写了几行字相赠。 据说他曾告诉侍者, “有一天这些会值点钱”。 2017 年, 那便签以 156 万美元的价格售出。 ​​​​
偶然读到已故美国物理学家 Heinz Pagels 的一篇题为 “A Cozy Cosmology” 的文章, 其中提到, 如果引力比实际更强, 太阳就会更快地耗尽燃料, 从而不会有足够时间抚育高等生命; 如果引力比实际更弱, 则太阳会更暗, 地球会太冷, 同样无法抚育高等生命。 这是对 “人择原理” 的一种过于狭隘, 狭 ​​​​...展开全文c
看到一个段子:甲女:怎样知道一个男人正直诚实有担当?乙女:他的微博常遭禁言。联想起每次点击我在微博上提供的主页链接,总会跳出一个警告:此网页未在微博完成域名备案,可能存在内容风险…… 这时我总会闪过一个念头:好网页岂屑于在微博备案?如果把读烂文也算作风险,恐怕备了案的才更有风险。 ​​​​
在朋友圈看到一个说法,很形象:核酸点就像充电桩,人就像电动车,充一次电至多行驶三天…… ​​​​
读 1947 年《纽约客》里的一篇记叙爱因斯坦的文章,读到爱因斯坦对当时民主状况的一句批评,可谓一针见血地道出了直到今天依然存在甚至变本加厉的比烂护烂的弊端。爱因斯坦说从古希腊直到杰斐逊时代的民主都尚能与智力层面的贵族气质并存,如今的民主却变质成了一个不同的原则,即:“别人并不比我好” ​​​​...展开全文c
「在文学上……说苦痛呵,穷呵,我爱女人而女人不爱我呵,那是很妥当的,不会出什么乱子。如要一谈及中国社会,谈及压迫与被压迫,那就不成。不过你如果再远一点,说什么巴黎伦敦,再远些,月界,天边,可又没有危险了。但有一层要注意,俄国谈不得。」——鲁迅,1932 年

今天仍是如此,甚至犹有过之 ​​​​...展开全文c
读黄易小说《龙战在野》毕。 此书是黄易最后巨著《盛唐三部曲》的第二部, 水准跟之前读毕的第一部 (《日月当空》) 相当, 虽难以撼动个人偏好榜上的前两名 (《寻秦记》和《覆雨翻雲》), 却胜过《大唐双龙传》及没能读完的《边荒传说》。 之前陆续写下的 “读后感” 基本涵盖了我对黄易小说的评论, ​​​​...展开全文c
「我很喜欢科学。科学对我来说,不只是知识,还是一种方法,我们对每一件事都可以产生怀疑,然后自我纠正。科学的方法是自我修复的方法,科学的发展就是旧的理论不断被新的理论代替,我一直在追踪科学……我希望用最科学的方法去看最荒谬的事情。」——黄易(这几句话的水准胜过很多有科学学位甚至职位 ​​​​...展开全文c
物理爱好者们大都知道,“玻尔模型” 是量子论发展史上的里程碑之一,而这一模型本身则是来自对原子光谱规律的研究。在一次晚年访谈中,玻尔对光谱研究居然能导致如此影响深远的结果打过一个有趣的比方,称这就好比是从研究蝴蝶翅膀的颜色入手,居然发现了生物学的基本规律。 ​​​​
一则阿西莫夫小故事: 阿西莫夫 22 岁那年, 一位女孩问他: 一个无可抗拒的力碰上一个无可撼动的物体会如何? 阿西莫夫即兴回答说: 无可抗拒的力需要无穷大的能量, 无可撼动的物体需要无穷大的质量, 在一个有限宇宙中, 两者都不可能存在; 而且, 如果假定存在无可抗拒的力, 则假定本身就意味着 ​​​​...展开全文c
读黄易小说《日月當空》毕。 武侠是我读得最多的小说类型, 在武侠作家里, 黄易是我读得最晚的一位, 但地位则后来居上, 自读《覆雨翻雲》以来, 在我心中的排名就仅次于金庸了。 黄易小说对男人间情谊的刻画很到位——而且很 “man” (男人间的情谊很 “man”, 听起来不言而喻, 刻画到位却不容易 ​​​​...展开全文c
最近一段 “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 的视频在民间和官媒同时走红。 有人分析走红的原因在民间是 “二舅” 式遭遇与越来越多的人有共鸣, 在官媒则是要号召有 “二舅” 式遭遇的人默默自救, 不要恶意躺平, 不要给社会添乱, 更不要给 “境外势力” 递刀子。 当然, 也有人会思考 “二舅” 式遭遇背 ​​​​...展开全文c
从一位台湾读者的来信中,得知拙作《泡利的错误》出了繁体本,并且破天荒看到了一种罕见的装订错误。来信的读者幽默地表示:發現書中處處是“包立不相容原理”,不知是特意安排的巧思还是装订错误。[允悲]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