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椒ao

午椒ao

双足覆盖的面积
超过1000万人正在使用
南宁|“懒”是半城烟火半城绿的安逸

      跟桂林柳州比起来,广西的首府南宁并不是很显眼。尽管高铁直达,但这里没有游人如织,只有无尽的岁月静好与老城的安逸。

#广西旅行##南宁旅行# ​​​​
#地摊经济# 摆地摊是好事,二十四年前我曾经干过,当时在重庆北碚夜市卖领带和丝巾。利润百分之百,不过销量太低[呲牙]。两个人一晚上只卖出去一条。
所以,这次准备改行卖独家秘制面包。 L火星叔叔郑永春的微博视频 ​​​​
TATA公寓,还不如泰康轩、泰安轩、竹园小区更像住宅。 ​​​​
#河南市区公共场所室内全面禁烟##郑州在禁止区域吸烟最高罚200元#】6月3日,河南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了《河南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河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等八部地方性法规的决定》。其中,《河南省爱国卫生条例》第十六条的“禁烟条款”作出修改,明确城市市区公共场所、 ​​​​...展开全文c
有点厉害,故宫在泉州石狮现在建了一个“故宫海上丝绸博物馆”,据说这也是故宫首次和民营企业合作的这么一个馆。大家以后到#泉州旅行# 又多了一个打卡地标!#泉州# 视频/DY:泉州府 LB不了的微博视频 ​​​​

正在加载中

当代社畜的隐居,是常常隐居在一位狗逼同事、一份狗逼工作或一个狗逼甲方带来的痛苦里,竟然也某种程度像隐居在一座青山里,短暂地获得超脱,对这个狗逼时代的恐怖置身事外 ​​​​
是的
如果我理解的“指点江山”就是积极参加公共讨论,那我觉得所有人(尤其是女性)都应该一起来指点江山,按照现在这样子,你不指点江山,就只能变成江山娇 ​​​​
加班半个月,老了半个世纪,看看树看看天看看街道看看镜子中的眼袋,竟不知哪个更令人心碎[泪] ​​​​
赞同
说两句方方。

前两天我在一个群里说过,方方日记是体制化作家表达方式和公民道德勇气的结合体。

是的,方方有局限性,信息来源的局限性,文字表达的局限性,价值观的局限性,都有。另一些武汉年轻人的书写从表达方式和观念上确实都更进步。

但方方有无可代替的影响力。...展开全文c
哈哈哈哈笑出猪叫
说起来我前一阵子看了个很🐂🍺的女尊肉文设定,思路清奇到我边看边拍大腿。但是它文笔真的不行,人设稀碎,剧情是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算哪里,所以别问我要链接或名字,因为整个文就这个设定带感。
这个设定是说一个国家只有女人,该国家有一种特产农作物,食用后会有这种效果,只生女孩,所有女孩 ​​​​...展开全文c
哈哈张女士20多岁时被骂写汉奸文学,倒写过一篇好声好气的解释《几句话同读者说》,很隐晦的辅导读者,她写的是现代人身上像鬼魂似的部分。到了年近六十也是看开了,对于傻逼还是直接骂回去比较好 ¡查看图片
看到张煐女士辱骂曲解色戒之人,我竟也十分感慨,虽然我写得还不如张女士的屁,但与其本心相似,写作时对读者的智力抱有一种尊重敬爱,有些动机故意不写得很明白,希望读者深究之后能感到趣味,万万料想不到,虽然因此获得了一些灵智的同伴,但搞不清白的更多,有的人自己搞不清白还不算,还要写下长篇 ​​​​...展开全文c
许倬云说好的教育应让“全世界人走过的路都成为我走过的路”。我们相反,不但“从全世界路过”,连我们自己走过的路——54年前那条,或2个月前那条——都能被教育当做没走过。七秒记忆的地方,政治正确不基于过去人们流过多少血,只基于今天领导训诫了谁
比方说,政治正确,政治就是多人之间权力分配,正确就是保持公正,因此政治正确就是群体之间强者不得以各种形式欺凌弱者,理解这一条顶多需要5岁。微博上的有些小傻子们在社会结构上,在经济生活上,在人种上,在地域上,有的在性别上,本身就是弱势方,可他们不支持政治正确,反对政治正确,而且以一 ​​​​...展开全文c
对“天是蓝的”这件事的相信,动人,吸引人,甚至摆布人。为了把一片水洗色的天空p成完满的绀蓝(尽管是在几张品质蹩脚的照片里),不啻于把每月工资8000,硬吹成了年薪80万(尽管是为了一场两不情愿的相亲)[二哈] ​​​​
略萨五六十岁一边写男孩对继母的乱伦情欲,一边敢竞选总统,波拉尼奥20岁参加智利革命,曾入狱,一度被当局指控为“恐怖分子”……很多拉美作家在中国能被写入《水浒传》
我很喜欢拉美作家的作品。拉美应该是出过五位诺奖得主,几乎无一例外都积极参与公共事务,政治立场非常明确——聂鲁达病情急转直下的一个原因就是阿连德之死给他带来的巨大打击。

拉美经历了漫长的殖民统治,残酷无须多言,独立以来许多国家都有过反复的军政府统治时期,再加上门罗主义长期的阴影,恐 ​​​​...展开全文c
最后转一次关于举报吧,那些对具体的人或具体的公益的侵害,比如性侵,家暴,贪污,渎职,举报的正当性没啥可争议。我鄙视的是基于思想罪衍生的系列举报和泛化论罪,最近我们面临的举报滥用也是后者
讲真,我们都知道,举报和吹哨是工具。人们使用工具的意图,才是真正需要被讨论的。
我觉得需要被吹哨的是危害公共安全罪。
而你觉得需要被吹哨的是思想罪。
就这么简单。 ​​​​
没什么可说的,也没有解决方案,除了永远鄙视举报者,永远鄙视杨奇函,永远鄙视人民日报
横竖逃不出这套悖论吧。在这里,一个人能拥有影响力,只能在获得影响力之前;一个人获得影响力之后,就必须假装没有影响力;一旦一个人拥有影响力且实际展示了这种影响力,就会被迫失去影响力。在这里,最终人人都会算一笔账,影响力性价比最高的利用方式,只有闷声换钱 ​​​​
横竖逃不出这套悖论吧。在这里,一个人能拥有影响力,只能在获得影响力之前;一个人获得影响力之后,就必须假装没有影响力;一旦一个人拥有影响力且实际展示了这种影响力,就会被迫失去影响力。在这里,最终人人都会算一笔账,影响力性价比最高的利用方式,只有闷声换钱 ​​​​
//@渥丹: //@免庖丁://@Fesley:请首页帮扩❗️这些患者大多病情危急,急需帮助。但因求助时间过长我们开始遗忘,他们也卡在求助这一环迟迟没有入院。这条微博可能是最后一次汇总求助,会实时更新,再次感谢大家!
【武心援 x 求助汇总第3期】

处于收尾阶段的现在,我们再次把还未得到帮助的他们,在这条微博里集中呐喊!虽然每一位仅三两行描述,但背后都是独一无二的生命,其刻不容缓仅靠能力有限的志愿者,实在难以帮到位。

我们借微博,求得更多的渠道和办法,希望他们都能有机会好好活下去!同时为避免打扰到 ​​​​...展开全文c
  • +2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