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捕头

郑捕头

著有《我爱•我家》一书;媒体人

著有《我爱•我家》一书;媒体人

查看更多 a
“我与我周旋久,宁作我。”这话在古代说出来,算得上石破天惊。而今来看,不管是出于要强还是无奈,人最终成为的,仍然是、也只能是那个自己。 ​​​​
女儿眼里的父亲。梁左为什么能写出那样的生活,那样的喜剧,从文中可以找到一些线索。
每当纪念梁左的时候,就会想起这篇文章,是梁左的女儿梁青儿写的,与编剧梁左、作家梁左没什么关系,与老虎洞、电梯、一被窝的黄酱、杨柳北里老傅一家也没什么关系。她写的是父亲梁左。特别好的一篇文章。

我和我爸爸梁左

梁青儿

前言...展开全文c
“有”本身是非常可爱的,是值得我们为之付出一切的,是值得为之承担“无”的种种焦虑和悲哀的。即使感到种种焦虑和悲哀,也能觉得到此世界上走一趟是值得的。——王蒙论《红楼梦》 ​​​​
生活,就是一个三日,接着又一个三日。 ​​​​
《红楼梦》之所以丰富多彩,之所以能以一书而成“学”,正在于它的难解性,而这种难解性又丝毫不妨碍我们的阅读。——#书上看来的# ​​​​
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核。 ​​​​
公元744年初夏,唐朝两个最伟大的诗人第一次相遇。

——我叫李白。

——我叫杜甫。

——我四十三。...展开全文c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