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正在沉入一代人的海

我想我正在沉入一代人的海

作家,代表作《文艺犯》《浪食记》
超过2000万人正在使用

作家,代表作《文艺犯》《浪食记》

查看更多 a
  • 文艺犯
    类型:婚恋两性
    本书是作者社会报道专业之外的闲散文章结集...
     
更多 a
置顶 拜编辑之功,这本书很有伪装性,像是市场上的某种旅行读本。但其实,这本就算是旅行读本,也是其中的异类。

不过我从来不在乎自己是不是异类,世界上每天上传着成千上万的旅行文字,即使在疫情尚未结束的今日,但真的,没有一本,像我们这样哀伤而真诚,几乎算是一本献给山川河流的情诗了。 ​​​​
昨天的好食物,麻婆豆腐披萨。

因为全素,没有牛肉末,不过很好吃,有奶酪,西餐的素食还是很难省掉蛋奶。 ​​​​
今天会发第二批的第一部分,精工细作一个月,做好了十把,完全按照订单顺序发的,大家不要催我,剩下的还要再等等——大家用起来,这把壶的泥料属于传统的矿料,养成润泽的颜色很快。
推荐一款小紫砂壶:如是·啜。

大家已经在微博上看到,找我预定的朋友不少,没有出窑之前,已经被预定了不少,现在还有五把,继续接受预定。

这把壶很小,只有100CC,是我专门找宜兴的陈一寻君定做的,与一般150CC容量的壶相比,泡茶好了很多,出水好,茶汤饱满,浓郁,芳香扑鼻,尤其是喝乌龙茶的时 ​​​​...展开全文c
有一种特别的恐怖感。申论派从政治转向一切,未来没有什么角落能幸免。//@林奶粒:……
粉丝这段控评,字字娴熟。
《新时期综艺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
文艺申论创新: ​​​​
转发微博
《编辑部的故事》里很左的牛大姐年轻烂漫时写下“心花怒放”被质问“心花为什么怒放?心花为谁怒放?!”所以《星星点灯》也会被质疑“星星为什么点灯?星星为谁点灯?哪黑了?”也意外也不意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朝鲜有没有批评型歌曲及文艺作品? ​​​​
//@欢乐分裂:所以,当zz站队成为必须,当zz构陷起奇效,当二极管口号式“爱国”成为审判标准,到最后会成为所有人的紧箍咒,每个人都会卷入其中——现在偷乐的等着吧。
从白夜走出来,和松落聊天,他说今天真是死亡之夜,一个接一个的谢幕,无论空间,还是人。

大概人生到了中年,就是要接受谢幕这个事儿。 ​​​​
“白夜”宽窄巷子店的最后一夜,和翟姐遇见。人生第一次求合影,翟姐好美。 ​​​​
何不游戏人间。//@舒农:当倪匡的某条微博被删除后,他留下这条,再没回来。一如65年前南下香港。
哈哈哈哈,不知何故兮博文被刪——由他去吧。各位不妨猜著玩,我還會再寫嗎? ​​​​
成都的最后一场活动,在轻安的洁尘书房。

感觉聊的非常开心而真诚,韩松落说尼佬这样的专业旅行者是“世界的孩子”,我和他不够专业,但是是非常认真的面对世界去旅行的人,我用肉身,他用心灵。

还是面对面的聊天过瘾啊。 ​​​​
虽然报名已经满了,但这种活动,不是人越多越好吗?下午见!
明天,在成都轻安的洁尘书房,成都站的最后一场活动。

也是三个人第一次集体做活动,之前都设想是在北京或上海做三人场,结果,大家都知道了。

老天保佑成都。

也希望见到更多的成都朋友。 ​​​​
和松落一路浪荡到山里,出山的时候,发现成片的百子莲。

人生多一些浪荡就好。 ​​​​
生老病死,诸般苦难。
奶奶120送医院,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脑梗,腿脚一下子站不住倒下了,但意识清醒其他都还可以。医生本来说溶栓,后来CT出来发现有陈旧性脑梗的痕迹,不符合溶栓要求了,只能保守治疗。保守治疗么就是,躺着,输点这那(这个时候要尽量让医院不要输中药注射液……)奶奶一下子接受不了,开始说丧气话。

​​​​...展开全文c
和这个团队直播过。摄影师都是常年登山的藏族本地人,登山多年,所以这个珠峰应该不是什么大片风格,是拳拳到肉的真实场景。去电影院看看。//@水片:为道阻且长,也为久别重逢。 [抱抱]
作为一家在上海的电影公司,这几个月来,我们走在一条漫长的“自救”之路上。有过困顿,有过沮丧,也有过鸡飞狗跳……

今天,我们宣发8个月、历经波折的#纪录电影珠峰队长# 终于上映了;下周五,上海影院也将恢复开放。

希望大家能告诉朋友,《珠峰队长》上映的消息;能走进影院,观看《珠峰队长》。 ​​​​...展开全文c
  • 长图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