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 推荐我的同名公众号,欢迎大家关注。 ​​​​
以前善男信女与和尚相见,和尚鞠躬说句「施主」,善男信女有样学样还礼一句「大师」。现在善男信女与和尚相见,善男信女一躬到底恭敬诵句「大师」,和尚目不斜视赏句「嗯」。 ​​​​
1月26日 16:32 已编辑
六合老夫妻俩腊月初二住进来的,明天出院,提前一天,因为担心后天有大雪。六合话,着实难懂。总是过来和他们聊天的和县老太太,几入几出胸外科,「以前在15床,」她竖起手掌比划数字,「住了整整56天!」好在那时还能出入病区,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等于事实上的有期徒刑。得病的是她老伴,她拍拍胸又拍拍 ​​​​...展开全文c
医院规定,每天只能中午11点和下午4点两次由护士护工统一下楼帮忙拿取快递外卖。午饭还有可能在中午11点前送到,可是能在下午4点前送到的晚饭可就太少了,而且即便送到,等到晚饭时间也凉透了;如果4点就吃晚饭,夜里肯定又会饿。坐牢每天还能放风呢,何况护士护工在大楼内部取件的路程,病人和陪护又 ​​​​...展开全文c
想起个事情,要用手机。手机拿起来,什么事情来着? ​​​​
右手边病床做肺结节手术的女人,扬州市辖宝应县人,其实从就医选择来看,南京毕竟还是江苏独联体的首都,起码在医疗资源上很有优势的。
说来奇怪,每次提到江苏宝应,我总是会想到湖南邵阳,邵阳古为宝庆府,宝庆、宝应我永远需要反复思考一下才能分得清彼此。 ​​​​
年关将近,传统民谣二十六炖什么肉必然又会引起争议。其实,学术讨论,炖什么肉都错。
从韵脚考察,「六」为古入声字,《唐韵》《集韵》《韵会》等古韵书「六」字反切均注为「力竹切」,对应汉语拼音「Lu」,如今安徽省六安市之「六」即仍读古音「Lù」。所以今版民谣以「肉」字押「六」字韵,必然出现 ​​​​...展开全文c
我觉得如果安徽真的发动一场旨在光复南京的战争,江苏各地应当会纷纷倒戈吧?在马鞍山举行的和平谈判上,江苏代表团团长苏治中将军欣然在割让南京的和平协议上签字,唯一的条件可能就是半卖半送宿迁吧? ​​​​
得食道癌的六合老头是老伴在伺候他,老伴胖而臃肿,不断地咳嗽、吐痰。
中午的饭已经送到,老头的吊瓶还没有打完,老伴守在床头盯着滴灌。忽然老头对老伴说:「去叫护士,打完了。」
老伴没有挪步,依然注视着吊瓶,「还有一点呢。」她是不愿意浪费最后一点。
「你妈的个逼,让你去你就去!」因为化疗 ​​​​...展开全文c
1月26日 10:54 已编辑
白衣白鞋,藏青色线外套的护士进屋,站定在我身前,我知道她想要我点什么,因为我瞥见了她指缝间几枚冷峻的棉签。 ​​​​
其他病房的老头过来,和食道癌的六合老头大声聊天,计算着还有五天就要过年了。六合老头说他后天出院,回家过年。
大声是为昭显乐观豁达,老头大声表示今天也要做手术了,「我们既然这样了,只能积极治疗。」他和六合老头说:「你过完年再来!我恐怕回不去了,还有五天化疗。」六合老头的毛发已经在放 ​​​​...展开全文c
所以切尔诺贝利弥漫着醋味儿吧? ​​​​
现在住院,陪护也要佩戴手环,全程禁止离开病区。都跟神经质似的。问题在于,医生、护士、护工、工友每天还是正常上下班,难道他们天然免疫?没办法,总是要增加最多的障碍与最大的困难以示尽职尽责,其实完全无视客观逻辑呀。 ​​​​
天天就是交钱做核酸检测,等核酸报告,再交钱做核酸检测,再等核酸报告。医院尤其如此,仿佛这世界除了新冠,再无其他。 ​​​​
手术室医生大喊病人家属,捧出托盘让他们看切下来的东西。一个牛腱子般大小的纤维瘤,医生和病人妻子反复品评,哪里是瘤子,哪里是肌肉,啧啧称奇。病人的女儿匆匆赶来,远远瞟见,慨叹之声比她身形先到:「我滴个乖乖!」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