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财经博主

查看更多 a
置顶 玩微博十余年了,最早还是我在公募混的时候,那时候比较受约束。后来成为无业游民,微博是我个人非常重要的社交平台,线上线下认识了很多朋友。虽然我经常骂@来去之间,但必须承认这是国内最大的公共平台。

熟人可以微信交流。陌生人呢?半熟不熟呢?应该说和半熟不熟的人交往获得新信息,打破局限性 ​​​​...展开全文c
某村口偶见。铁栏杆成了天然小商铺。 ​​​​
独食午餐。一个黑猪后蹄,两斤,差不多一百元。过水后清水炖,加红菇,加花生,加前几天秀过的西山焦枣,本来还想开点十五年陈皮,怕味道乱了不敢。

可以一个人吃两顿。

很少盐。不够味来点家乡剁辣椒蘸了吃 ​​​​
买点杂粮包粥,晚上预设好电饭煲时间,早上起来就有喝,简单。配点煎鸡蛋香肠各种咸菜橄榄菜都行。

尖庄三十年前五块一瓶,现在五十,涨价幅度很小啊。 ​​​​
京东买的睡袋一直没送到,去蒂卡龙买了,今儿送儿子学校去。顺便把我用过的登山包也给他。登山包清理出一些杂物。比如手套 创口贴等。还有五一去Hk camp的。 ​​​​
晚上喝点小酒。没人请我就自带。图二这个250周年不知道是否好些。 ​​​​
昨天中午不是东门找地吃饭么,看见一辆冷冻车倒车靠边停,目的是卸货。不知道这种大车的后视镜如何看,附近小店店员和路人拼命喊,撞人了!司机大哥才悬崖勒马停下来,我看见黄色骑手和冷冻车都挨在一起了。万幸都没事。

司机大哥可能是庆幸吧,乐乐的笑。而陆续有至少五六辆骑手从大车后面或侧面川流 ​​​​...展开全文c
回复@酒一再沉溺1981:向你朋友致谢!区政府对面那家店得油豆腐焖拆骨肉是我最爱。//@酒一再沉溺1981:我朋友三家老乡村也关了两家,春风文锦路口那家,现在是卖白酒了。罗湖区委对面那家现在是途虎养车了,就留了南湖派出所隔壁那家老店。餐饮今年是真的难熬。
常去的食堂倒闭了。一声叹息。 ​​​​
午饭完毕,竟有些恍惚。

秋风吹过,口罩落地。我更彷徨,难道还要低头捡起来么?

门口有个外贸服装店。相熟的。

于是进去要个口罩。顺便买了件499的马甲。寒意阵阵,得保暖了。 ​​​​
烈日下巡街找饭吃。

图一图二这栋大厦是早年的金龙玉凤酒楼,平安夜会有类似王菲这中大牌来的旁边是新发烧腊,但我不敢过去,因为黄贝岭有疫情案例。

熟悉的川菜和吴记海鲜都关门了。

只能乐园路往北了,熟悉我的朋友应该知道我现在在哪发微博。 ​​​​
常去的食堂倒闭了。一声叹息。 ​​​​
坐地铁等车时。听见旁边一个瘦高个儿对手机屏幕说:全体注意,现在内部测试,目标人物在*号线某某站,等我指示。

我都听入迷了,我想玩这种游戏,一路狂奔逃跑和围剿的游戏。 ​​​​
准备出门喝茶吃午饭。

享受生命,享受阳光下的温情和熙熙攘攘的世界。 ​​​​
早上煮了些白菜香肠,车仔面。

我问王老师,黄光裕前两年出狱时,国美的股票2.5,现在你猜多少钱?

王老师平时工作很忙,她也不关心财经新闻。我这就是做个test

她想了想说,三四块吧。...展开全文c
无意看到@黄斌 在微博撕,黄老师的见识和能力我是相信的。关键是,虽然他说他贪吃垃圾食品,其实他很帅,if,我说if,出来泡妞,那绝对是一流的。

至于教育这个事情,我想起大学时代林炎志书记的一句话:

大学教育,就是在不完善的制度下培养出完善的学生。(大意如此 如果有谬误 责任在笔者)。

林 ​​​​...展开全文c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