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堤will

康堤will

三十岁之前的生活我宁可把它忘了
置顶 新年早上起来随便抽几篇重读一下,还挺提振士气的。当做新年贺词发一发。

我们立于大雪弥漫、浓雾障眼的山口,我们只能偶尔瞥见未必正确的路径。我们待在那儿不动,就会被冻死;若是误入歧途,就会摔得粉身碎骨。我们无法确知是否有一条正确的道路。我们该怎么做呢? “你们当刚强壮胆”,往最好处努 ​​​​...展开全文c
5月27日 21:21 来自 iPhone 13 已编辑
最近甚至有种活在我自己葬礼上的感觉,老人,老歌,老记忆,都唱出了送别的感觉。 ​​​​
5月27日 17:35 来自 iPhone 13 已编辑
我做记者的心理余地,也没有了。很难通过打电话和陌生人建立联结,迅速进到深入交流的境地——这个过程就是反人类的,除非你在表演谈话,表演真诚。刚问了一个问题,我敏锐觉察到了对方的难受,对方也敏锐觉察到他的难受让我觉得自己“越界”了,我主动终止了对话,只要不涉及公共利益和公共议题,我觉 ​​​​...展开全文c
同时带给我快乐和痛苦的是,“我想怎么活”和“我不想怎么活”,都过于清晰了。像每天做抗原测试一样,一定要准确地看到那条线的位置。 ​​​​
出门前不想活了,回来快乐了一点点。 ​​​​
年龄性别阶级家庭出身学历等等都不再是当代爱情的阻碍了,当代爱情的阻碍是风险。喝同一瓶绿豆啤酒会不会感染幽门螺杆菌,进入一段关系会不会遭受煤气灯效应,结婚了有没有顺畅的退出机制。昨天和朋友聊,“你还看人谈恋爱吗?”看,只看好人和好人谈恋爱。” ​​​​
哈哈哈哈一整篇我都特别懂在说什么。
准确描写感受是容易的,比如“希望获得玛丽安这样的人的尊重”。然而生动又不靠罗列地解释“玛丽安这样的人”是困难的,解释“玛丽安以外的人”也是同样。

如果不用大量的行动和对话,没有更直观的问题和解决方案,如果不是描绘得非常非常实,一个“这样的人”要怎么体现?发表政治观点,和双性恋上床 ​​​​...展开全文c
5月23日 22:58 来自 iPhone 13 已编辑
引用过好多次一个互关网友的留言,“批判的语境是抽象层面的,个体不能承载这一层面的理念之争……要求每个个体都顺应理念是非分的,要求理念下降给每个个体则是幻象。因为康德说我们对于两者,使用的是两种认知形式”。发现几乎在所有事情上,二者都被混淆讨论。个人选择都有背后具体的境况,批判的语 ​​​​...展开全文c
如果Twins穿上制服合体复刻2005年的《星光游乐园》,如果郭采洁以“优格女孩”的形象唱《狠狠哭》,如果薛凯琪唱《奇洛李维斯回信》《男孩像你》,会不会也有机会像王心凌一样挂在各个平台的热搜上?不过这些歌大都是少女亲密心事,或青涩悲伤,或禁忌隐秘,没有《爱你》那么甜,原本有点反感“老公 王 ​​​​...展开全文c
顶流的秘密:毽子。 ​​​​
  • 动图
  • 动图
讨论“复古潮”又想起这句歌词,“顾盼自豪”,对明天有希望,对明天有期待,才有这个表情。
最近才发觉,「在百德新街的爱侣,面上有种顾盼自豪」这句歌词写得太好了。原来千禧年间,相爱的人是这样的表情。 ​ ​​​​
这是第一次知道她,但是我好难过。
害怕来不及与你们说再见,趁我还有一点点力气打字,与你们正式说一声告别。我一年以来没有更新,因为我病了,得了不能治好的病,胃癌晚期,现在已经是终末期,随时都可能离开。

我很不幸,得的是最凶险的胃癌,印戒+低分化+弥漫型+4期,发现之前并没有明显不适,应该是家族遗传+基因突变,医生也说不 ​​​​...展开全文c
5月21日 14:31 来自 iPhone 13 已编辑
退到一个不能更狭窄的语境,装聋作哑地谈论一些“真问题”,得出一个连表皮摩擦强度都不及的结论,最后再用十万加的形式封装它。

然后你说,中文已死。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