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少华

林少华

翻译家,作家,学者,中国海洋大学教授
超过1000万人正在使用
更多 a
好久没在书店讲村上了,明后天连讲两场:深圳、广州。时有读者问我译村上新作没有,希望继续看林译。对此我能说什么呢?是的,在村上文学译介方面,我算是拓荒者。尽管我们经历过"造反有理"的年月,但一般说来,人们仍对拓荒者怀有敬意。或者类似一种乡愁亦未可知⋯ ​​​​
新出的拙作《言之无文行而不远》,出版社寄来两箱要我为读者签名钤印,忙了一下午。非我老是自吹,书的确言之有文、有文采,这点敢和中学语文任何一篇现代文比试比试。实际上也时而被选为语文小考中考试题(俺都答不上来[允悲])。倘家有可爱的中学生,务请买上一本——不就一杯咖啡钱嘛! ​​​​
日前老家亲戚来电话,说吉林省长要看“林少华书屋”,因没钥匙,需砸门而入。今天忽然想起,问文化局砸了没有。对方笑道何至于!你别说,省长大人真够重视文学的,居然大冷天驾临荒郊僻野的小书屋!令人感动。书屋揭牌是今年五月底的事,就趁机显摆一下我的致辞。非常自吹,极受好评

尊敬的各位领导 ​​​​...展开全文c
又在写讲稿,27日开始深圳读书月之行。30日转温州,做客温州大学。日前讲座会场有朋友问我为什么总那么乐观。乐观?只不过不愿意选择悲观罢了。木心说得好:如果不满怀希望,又能满怀什么呢?村上反过来说:不存在十全十美的文章,如同不存在彻头彻尾的绝望。瞬间永恒,且听风吟! ​​​​
钟叔河先生选独立成文而又不超百字的古文结集刊行,以为今人学写短文之鉴,是为《念楼学短》上下册。年初购其精装版,近日又承草鹭工坊赠真皮本。欣喜何如,爱不释手。之于我的爱玛仕包?是啊,学短很重要。今人讲话作文,越来越长。一笔一个“然后”,一口一个“的话”,跟谁学的? ​​​​
再显摆一次即墨讲座。关于美,讲着讲着就讲了粗口:如果没有人性之美人格之美,这个美那个美都是扯淡!记得木心好像说过,没有丰满的品性,一切知识都是伪装。而木心,无疑是当年所有男人中最懂美的人。我呢,再在城里混也是从小山沟爬出的粗人。不过,那句话固然是粗口,但不是扯淡。 ​​​​...展开全文c

即墨古城大讲堂 | 林少华:日本美学与中国禅意

11月19日,著名翻译家、中国海洋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林少华走进即墨古城大讲堂,做了题为“日本美学与中国禅意”的演讲。
昨天即墨古城讲座一位读者送给我的特殊礼物:2011年一篇拙文。转年我用买车的钱在乡下老家买了一座院里有葡萄架的房子。十年了,我仍认为那个决定何等英明——葡萄架不用保险,不烧汽油,不排炭,暑期回乡时带给我一地浓阴,一川清风,一轮明月,一声鸟鸣,还有一天晚霞⋯哦,你不认同? ​​​​
上午即墨讲演,和即墨政协、文化局官员合影倒也罢了,居然和朗朗也来了一张。我和朗朗有什么关系呢?翻译倒是和弹钢琴有关——有人说,原文好比乐谱,译者好比钢琴手,乐谱是同一个,但弹起来一人一个样。不过,人们献给钢琴手的敬意可比给译者的大多了。村上也尊敬钢琴手,喏,满屋子唱片! ​​​​
又把明天讲稿微调了一遍。在我这个年纪,绝大部分人都享受逛公园或钓鱼的乐趣了,而我却困兽犹斗享受“思维的乐趣”(王小波《思维的乐趣》)。天道是耶非耶?社会公平还是不公平?你别說,我还真没想像过作为老大爷跟在大妈舞队伍后面以真挚的表情一举手一投足的自己。那会是怎样的心情呢? ​​​​
19日即墨讲座。准备一个星期了。参考书《中国禅宗与诗歌》,1993年8月读的,当时我在长崎县立大学任教。二十八年了!直接派上用场是在二十八年过后!就像小时背的成语词典、抄的好句子,用在村上翻译时也差不多时隔二十八年了。人生有几个二十八年啊!有一点值得欣慰:书没有白看的! ​​​​...展开全文c

【活动报名】即墨古城大讲堂 | 林少华:日本美学与中国禅意

1.与会人员无21天内境外旅居史或14天内国内疫情重点地区旅居史等不适合参加现场会议的情况; 2.请与会人员使用...
新出了一本散文集。封面设计如何?编辑从我暑期微博发现的:“就是它!”乡下书房的玄关,百日草,大波斯菊,小时拎的酱油瓶,嘉兴读者送的烛灯。地柜是要进城的一位老婆婆送给我的。“言之无文,行而不远”,对此我深信不疑。人世间,惟美永存,惟文永存。李白住的房子还在吗?床前明月光还在! ​​​​
拙译三岛金阁寺、潮骚、天人五衰获《两岸书香》杂志"好设计"。出版社责编高兴,设计者高兴,我也高兴。是啊,图书装帧设计这几年越来越讲究了——讲究穿衣戴帽了,好!其实大凡艺术都是一种讲究。或者莫如说,讲究得好就是艺术、就是品位。讲究得不好呢,就是俗,就是浅薄,就是得瑟? ​​​​
较之“和汉全席”,昨天更让我高兴的是青岛出版社转交的读者的信。信上说非常喜欢拙译村上,“非常棒的创作,每次读来都感受到光知力量⋯⋯中国深圳有一个平凡小女孩正被她的文字拯救”。我当然满足了她的愿望,在她托交的两本书上欣然签名。也巧,月底我将去深圳参加深圳读书月活动。 ​​​​
昨晚山大线上讲座,我只是所谓点评嘉宾,适当应付一下即可,而我却来个正襟危坐,边听讲边写点评稿,并且一改再改,改得杯盘狼籍。得得!好在付出总有回报——今天主讲人请俺吃“和汉全席”!不过我的确笃信拿破伦的一句话:笔强于剑!记住:认真对待每一个上场机会!保你有吃有喝! ​​​​
兄弟我虽然无官无职,但上台一般都是唱主角、独角戏。今晚则当配角:点评,即评头品足说三道四。可问题首先是:翻译人才是能够培养的吗?私意以为,文学翻译家一如作家,不是培养出来的。退一步说,能培养的只是技术性部分,而艺术性部分,大多属于个人造化,并非后天玩命玩出来的。不对?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