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小米从心出发

刘小米从心出发

心理博主 头条文章作者
超过1000万人正在使用

心理博主 头条文章作者

查看更多 a
2021-3-26 13:46 已编辑
置顶 因个人时间精力有限,私信不闲聊,不解答问题,如有关于亲密关系、个人成长、原生家庭、育儿等方面的困惑,欢迎预约咨询,语音通话和文字皆可,我会在这里一直陪伴你~~ ​​​​
在关系里,如果你总是陷入无力感,那么这时可以有一个觉察:看看是不是当下发生的事情,又让你向内攻击镇压自己了?

身体上的无力,疲惫,软塌塌的,提不起精神,没有动力做事,大概率是又自我攻击了。 ​​​​
今天 12:01 已编辑
我写这条的目的之一是想告诉你们,当你们在意的那个人没有发“我想你,我爱你”,或没有嘘寒问暖早晚请安时,这时候一定不要向内否定和攻击自己,因为这不一定是你的问题,而更可能是此时他大概率对你没有任何需求。(当然这是建立在他没有其他可以满足需求对象的前提下,即非情感或身体出轨状态下。)
许多时候,我们所谓的想念,其实不过是我特定的需求指向了你,需要你来满足我。

我们所谓的爱,也是你满足了我,我就爱你,你不满足我,我就讨厌你。

我想你,是想你来满足我的某些需求。
我爱你,是爱你能满足我的某些需求。
...展开全文c
即使是这样也无可厚非,一段亲密关系能够长久,一定是因为两个人的需求都基本能够得到满足,否则关系不会长久。而且形成一段良好亲密关系的前提,是彼此都能够看到并基本愿意去满足对方的需求。如果你总想要从对方那里得到,又总是忽视对方的需求,那么势必有许多矛盾冲突。
许多时候,我们所谓的想念,其实不过是我特定的需求指向了你,需要你来满足我。

我们所谓的爱,也是你满足了我,我就爱你,你不满足我,我就讨厌你。

我想你,是想你来满足我的某些需求。
我爱你,是爱你能满足我的某些需求。
...展开全文c
许多时候,我们所谓的想念,其实不过是我特定的需求指向了你,需要你来满足我。

我们所谓的爱,也是你满足了我,我就爱你,你不满足我,我就讨厌你。

我想你,是想你来满足我的某些需求。
我爱你,是爱你能满足我的某些需求。
...展开全文c
今天 09:38 已编辑
别人给你发信息,主动找你聊,根本动力可能不在于你有多大的魅力(当然不是否定你有魅力),而是对方想从你这儿得到某些需求的满足,大致归为两类需求:生理或者情感的需求。即你并不能主导他一定要给你发信息,而是他的需求主导了他要这样做。

人性就是如此(男女都一样),无可厚非,但是认清这个事 ​​​​...展开全文c
让我们永远乐此不疲的两件事:重复体验得到的,一直寻找缺失的。 ​​​​
在关系里,人们会主动追求自己曾经熟悉的感觉,因为这是安全和可掌控的,所以我们会把在原生家庭里跟父母之间的互动模式,自动代入到当下我们的人际关系里。

如果生命早期我们跟父母的互动是以爱和抱持为基调的,那么我们就有极大可能也会与我们所遇到的人建立以这种低调为基础的关系。反之,如果与父 ​​​​...展开全文c
6月26日 11:03 已编辑
所谓软肋痛点,是自己既做不到,又不能接受自己做不到的地方。在这部分上,一旦有人评判自己,自己就会郁闷愤怒,产生情绪的波澜。

对于软肋,只能接纳,允许自己做不到,同时在接纳的基础上,努力发展自己的能力,逐步掌握这个技能。或完全接纳躺平,听到别人的评判,不自我攻击,就可以。

其实怎么 ​​​​...展开全文c
6月26日 10:52 已编辑
一个人过去的情绪情感,在当下的关系里重新上演,叫做移情,比如小时候曾经被狗咬过,现在看到狗就害怕恐惧,虽然自己已经长大成人,面对的狗也不是过去的那只狗。把小时候因为被狗咬所产生的害怕恐惧的情绪情感转移到了当下,就是移情。

一个人如果总是重复陷入某种类型的关系里,比如爱上同一类人或 ​​​​...展开全文c
6月25日 22:28 已编辑
在关系中,当我们把对方投射为理想客体时,就会在无意识中希望自己向其伸展的每一个动力,对方都能及时准确地接住以及回应,但这时我们忽略了,对方只是一个和自己一样的普通人,他做不到,于是失望、矛盾、冲突会不断产生。

希望自己的每一个动力都被精准回应,是全能自恋的表现,同时我们也可以理解 ​​​​...展开全文c
在共生未分化的关系里,父母会把孩子看成炫耀自己的工具,仿佛孩子的成功就是自己的成功,弱小的孩子也会努力去配合父母,扮演出父母喜欢的样子。 ​​​​
当我们对某人的理想化破灭之后,就开始对其愤怒失望贬低,就好像好客体消失了,与之相对应的好自体也消失了。

泛化到关系里,常见一种逻辑: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好过。 ​​​​
在道德制高点上,站着一群群傻逼。(王小波) ​​​​
许多人受过的最大最严重最持久的伤,多来自于原生家庭,我们后来所受的伤,也许只是在持续复现在原生家庭里所形成的受虐模式。 ​​​​
6月24日 15:21 已编辑
如果你把一个人看的很重要,是因为你想这样,你赋予了他特殊的地位,而不是他真的很重要,他真的有什么特殊的。

是你需要制造出这么一个理想化的客体来满足自己的投射,并非对方真的理想。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