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博主

查看更多 a
置顶 【本号不接任何广告和推广,请不要再私信了;本号也绝不会私下联系你们并荐股收费,遇到冒充本号从事这种违法行为的,请无情举报】

PS:希望我的评论留言里,都是想认真讨论问题的网友。

如果你认为我说得不对,请指出我具体哪个地方(事实、数据、逻辑等)说错了,并告诉我正确的应该是什么。即使最终 ​​​​...展开全文c
小米,其实可以看作移动时代的联想。但是,小米手机在手机领域的市占率和地位,是远不如联想在电脑领域的。

所以小米至少在手机领域,做得还不如联想。

之所以拿小米和联想对比,源于:高通芯片+安卓系统 VS 英特尔芯片+微软系统,本质都是搞组装的 ——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生产手机远比组装电脑要复 ​​​​...展开全文c
赛道股、题材股、基金抱团股等这些,本质是基于流动性、而不是硬核业绩甚至更硬核的股息撑起来的股票,之前怎么上去,现在就怎么下来。

你现在觉得痛,很可能是因为之前吃到了流动性聚集的红利(没吃到流动性红利、一上桌就买单的,我同情你心疼你);踩踏的时候跑得不够快,很可能几天就跌掉了之前半 ​​​​...展开全文c
你们去新京报微博评论里骂它,是给它增加流量啊笨笨。

真想弄疼它,可以考虑发起一个活动类似于:

只要在新京报的纸媒或网媒上做广告,我们就抵制这款产品,骂死广告主。

新京报这些年一系列吃人血馒头的操作,无非是为了吸引流量从而获得更多收入。...展开全文c
没用的。新京报鸵鸟完这阵之后、该怎么样还会继续怎么样,不会有事。
我今天要向各位讲述的,是“寻找汤兰兰事件”。这件由澎湃和新京报联合发起的事件之恶劣,简直超越了人类想象力的极限。注意,以下我阐述的每一处细节都有相关采访以及讯问笔录等为证,均为在当时的滔天争议之下可以采信的事实。

2008年10月,时年14岁的汤兰兰向黑龙江五大连池市公安部门提交举报信, ​​​​...展开全文c
哪个民企新媒体或者自媒体敢这么操作,早死100次了(华尔街见闻的老板就进去了)。但新闻相关领域一直没有立法、所以无法可依,以监管为主;新京报又是国企,根本不会被严格监管,所以怎么乱来都不是事儿。这次,大概率也一样不会有事。
既然#新京报# 又上了热搜,我得把旧账翻出来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对吧。这事儿当年可把我恶心坏了,要知道能恶心到我真的是一件很困难的事。能让我惦记这么多年更是一件多离谱的事情。

新京报当年曾经打着很多大V的名义,“帮”大V们在他自己的栏目“投稿”,然后再名义上给这些大V发“稿费”,最后再 ​​​​...展开全文c
再说一次,这是送钱机会,逢大跌慢慢买入。
哀股送钱来了。

希望能按照今天这个节奏再跌三天! ​​​​
因为乌克兰可能开战,以及a股碰巧大跌,所以a股就是因为乌克兰可能开战而大跌的?你们就是这样炒股的么?
哀股送钱来了。

希望能按照今天这个节奏再跌三天! ​​​​
哀股送钱来了。

希望能按照今天这个节奏再跌三天! ​​​​
美股崩了,也许是未来很多年的顶…… ​​​​
看新京报被列出来的“历史记忆”,可以看到这些稿件基本集中在社会新闻和新闻评论上。

财经、科技、汽车、房地产、体育……最多也就是写黑稿敲诈企业,但这些细分领域的新闻基本基于数据和事实,证伪并不难;而且相关领域多数记者的专业能力是不足的,不容易操作。

真正可以上下其手的,就是水灾疫情 ​​​​...展开全文c
对,核心是可以牟利。//@_L_Etranger:我现在真的发现,爱国恨国,和吃爱国饭恨国饭,是两回事。后者大概率或大部分是没有爱国恨国的立场的,真的只是一份工作,或者谋生的手段而已。民众的情绪,只是因素之一,甚至民众的反应都不一定是他们要考虑的,所以真相和良知也就不是他们的目的和追求所在。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我说“新京报,媒体之楷模”不是黑、也不是反讽,而是在称赞。

媒体就应该搬弄事非、撒谎、挑事儿、夹带私货、炒作……这是它的利益所在。

换位思考,若我是新京报总编辑,北京疫情期间我也拼死黑北京,西安疫情期间我会派一群记者、甚至把编辑部暂时搬到西安,各种采访、拍摄、断 ​​​​...展开全文c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我说“新京报,媒体之楷模”不是黑、也不是反讽,而是在称赞。

媒体就应该搬弄事非、撒谎、挑事儿、夹带私货、炒作……这是它的利益所在。

换位思考,若我是新京报总编辑,北京疫情期间我也拼死黑北京,西安疫情期间我会派一群记者、甚至把编辑部暂时搬到西安,各种采访、拍摄、断 ​​​​...展开全文c
新京报曾在北京疫情期间“导向错误,断章取义,混淆视听”而被处罚……我说过,每到疫情水灾等天灾来临,就是媒体和自媒体造谣抹黑地方政府以获取流量和影响力(收入),发国难财的时候。造谣抹黑是常态,不造谣就不是合格的媒体。 ¡查看图片
同样是因为新冠疫情防控而导致流产,发生在西安就被骂成狗,发生在上海就无人问津。

同样是囚禁女性作为性奴,发生在洛阳就被炒作起来,作者凭借这一篇稿子出名;发生在上海,程度更为严重(多名女性且涉及经济犯罪),要不是社交媒体猎奇炒作,财新报道了几个月都是无人问津的。

包括同样是对疫情报道 ​​​​...展开全文c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