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ekisi里的旋转小字

isekisi里的旋转小字

dazed and confused 那个号: 旋转小字
置顶 也只有我儿啃猫条能啃出领导巡查那味了 ​​​​
转阴了!虽然还很累但能闻到杜甫的小脚丫了,yeah~ ​​​​
我认识一个白男长辈,之前每次见到他我都很自卑,他文科博士毕业,词汇量很高,经常用一些我不懂的英文单词,在他面前我就是一个英语的小矮人。而且传闻他西班牙语也很好,从高中开始就在西班牙交换,可以用西班牙语谈古论今,他也自夸自己西班牙语水平近母语。直到前段时间我和他一起去一家只说西班牙 ​​​​...展开全文c
不过我同意一点的是,无需为自己对使用第二语言的局限而矮化自己。几年前我生了一场病,医生给我留了voicemail,以非常快的语速说了一大堆我不懂的医学词汇。听到voicemail的当下我在办公室里用英文工作,却还是不懂医生在说什么,只听出她的语气很急切。我以为我快死了,但小菜也不在身边,我羞于让同 ​​​​...展开全文c
吃饱饭的人说不吃了不勉强自己撑坏肚子了,还饿着的人可别跟风觉得自己就不用吃饭了。在越被动闭塞的环境,第二语言越是必要的精神食粮和信息渠道,必须吃,必须屯粮,关键时候可以救命的。 ​​​​
9月4日 11:42 来自 iPhone 12 Pro 已编辑
这两天开始吃特效药Molnupiravir,今天的确好不少,烧退了,也能稍微闻到一些味道。建议得新冠的朋友得病后和自己的家庭医生马上联系,衡量一下自己是否需要抗病毒药。

医生和我说,目前常见的抗病毒药分两种,辉瑞的Paxlovid和默克的Molnupiravir,前者效果更好但与很多药相冲突(包括避孕药),后者 ​​​​...展开全文c
然后我还有一种非常强烈的冲动,想要拥抱他人,感受别人的温度。虽然小菜一个月前得过新冠,我们没有很严格隔离,但不必要的肢体接触还是省略了。今天的接触,大抵是他坐在沙发那边,而我坐在这边,电视上出现感人的画面,我无法像往常一样顺势拥抱他,只能伸出手指,小心翼翼地碰一下他的手指。那一刻 ​​​​...展开全文c
我现在什么都闻不到了,蜡烛的巧克力香气闻不到,杜甫小爪子特有的味道闻不到,能让我想起家乡的香水也只能分辨酒精的冲味。我是一个非常在乎嗅觉,甚至靠嗅觉标识记忆的人,但现在我仿佛被丢在了荒岛,和周遭失去了长久依赖的连结。好悲伤。 ​​​​
果然上条微博评论和转发里又出现“不要被日本人买走”“警惕精日”之类的言论,但这从来不只是中国人vs日本人的问题,而是法西斯与反法西斯的历史遗留对抗。用极端民族主义去解读历史,只会让我们深陷对某一特定民族的仇恨,迁怒于手无寸铁的普通人。苏州和服事件还历历在目,正视保存历史,不要变成凝 ​​​​...展开全文c
  • 长图
//@internet-garcon-pdf://@KIMKILLS: 我也刷到了,希望国内正规机构能联系到小哥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日常逛tktk没想到会看到新的南京大屠杀的照片。一个典当店老板这周一收到代卖一本二战时期的相册,里面全是一位驻扎在东南亚的士兵拍摄的二战时期东南亚和中国的照片,包括30多张彩色南京大屠杀日军恶行的照片。虽然因为平台规定原po没有放出那些血腥的照片,但是有放出很多摄影师随行日军的日常照,其 ​​​​...展开全文c
9月1日 08:37 来自 iPhone 12 Pro 已编辑
知道的懂他是来卧室里探病,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来讨债 ​​​​
回纽约了,真的好脏,纽约地铁居然这么脏,太久没在其他国家坐地铁已经忘了正常地铁什么样,原来我被纽约PUA了这么久[苦涩]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