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作家

查看更多 a
我一直是,吸气时收腰腹,横膈膜上抬,呼气时鼓腰腹,横膈膜下沉,但是今天第一次听说,人类不是这么呼吸的,程序刚好相反,是吸气时鼓腰腹,横膈膜下沉,呼气时收腰腹,横膈膜上抬。难道真的是这样的吗? ​​​​
这个书看得人睡不着觉,太激动了,连那些巨大影响了我但是我都已经忘记了的小说都提到了,比如谢础老师的《夜空奇遇》,本来我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写未来局的科幻春晚,现在觉得必须写了,因为这个书说以前的科幻史都是史前史,真正波澜壮阔的历史正等着我们去创造。创造跟发明织布一样太了不起了。 ​​​​
  • +3
287,晋太康八年,星孛于南斗,长数十丈,十余日灭。占曰:“斗主爵禄,国有大忧。”一曰:“孛于斗,王者疾病,臣诛其父,天下易政,大乱兵起。” ​​​​
昨天有朋友留言让我试试和府捞面,好吧。这可能是北京最奢侈的面。包装一流,味道一般。 ​​​​
往年,这时,去北京西客站的这趟地铁,挤满人和箱子。往年是哪一年? ​​​​
漫画书终于来了。有时觉得,中国这种科幻可以叫做三农朋克,或者农村未来主义。不光刘慈欣,很多人都写过农村题材科幻,可以做成一个集子了。有在科幻鼻祖之国英国做比较文学研究的朋友对中国的科幻扶贫很感兴趣,问我,外国科幻有什么是写农村的?阿西莫夫海因莱因克拉克写过三农吗?我没能想出来。 ​​​​
其实今年吃的面还是很多的,但已经不是每天了。 ​​​​
看看评论区。
#行程卡带星会影响出行吗#?】#行程卡有星号怎么办# 随着北京新增两个中风险地区,不少北京市民发现自己的“通信行程卡”已经“带星”了。行程卡带星号是什么意思,这对出行有影响吗?据悉,行程卡下方标有*(星号),表示市民在过去14天访问过的城市中目前存在中等或高风险区域,但这并不意味着其实 ​​​​...展开全文c
那个腐烂的春天快要到来了。 ​​​​
那么早出门坐地铁的人,每天大家都看得面熟了,但还是不知道是干什么的,除非等到流调。 ​​​​
290,晋朝开国君主晋武帝司马炎死,子司马衷立,是为惠帝。司马衷性痴呆。一次,衷在华林园听到蛤蟆叫,问左右:“此鸣者,为官还是为私?”侍郎贾胤敷衍说:“在官地者为官,在私地者为私”。衷以为然。及至天下荒乱,百姓饿死,衷质问:“没有粮食,何不食肉糜?” 其实是因为他的染色体有问题。 ​​​​
我在十二年前写的《地铁》的最后一章中,让暴雪的意象出现,暗示整个地铁世界是暴雪公司游戏中的一个情节,而我们的宇宙本质上是一场游戏。听到微软七百亿美元收购动视暴雪的消息,觉得大概就在体现这个事情。据说这是微软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收购,也可能是人类游戏行业中最大的。七百亿美元是什么概念呢 ​​​​...展开全文c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