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 我本来想在这个冬天去死的 可是有人送了我一条围巾 我突然有点不想辜负他的好意 ​​​​
慢慢从愤怒烦躁变成:“算了,也不是不可以。” ​​​​
车窗下雨了 淋湿你赠的袖扣 灯光弥漫着 像极你眼里不定的星宿 可我要走了 旅馆钥匙或弄丢 来不及说 许是冬天冷过头 ​​​​
突然心惊 我竟然要忘掉了那些瞬间
你以为绝不会忘记的心里下雨的这些夜晚 实际上你很快就会想不起来 ​​​​
这回我宁愿当路边被踢了一脚的狗[哇]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