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梦到了应该梦到的人 ​​​​
我到底做了什么配得上你如此的折磨? ​​​​
奔向悬崖的时候,每个人都在铲煤 ​​​​
你要如何在疯子的眼中觉察出最后一丝温柔? ​​​​
It just came to me, over and over again. ​​​​
“望上一眼,居然可以消耗几十年的光阴” ​​​​
皇上都觉得太监阉割太狠了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