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esLicht

HellesLicht

处于新生活的适应期。既不想被安排又很想摆烂的人。
有朋友陪着睡觉真的好开心 ​​​​
拿完毕业证骑车去地铁站附近的时候
室友:现在的心情怎么样
我:有点复杂
室友:是真的复杂还是
我:真的有点复杂,说不出来
室友:可能是我还没有离开吧,还没有这个感觉。
我看着熟悉的教学楼,熟悉的教室,不知道是否还有机会再次见到,大概不会了吧,太远了,教学区走一圈实在太远了。...展开全文c
入职前一晚
失眠
大概是晚睡惯了
就算下午没有午睡,晚上收拾了一整晚东西应该很疲惫但是现在也还是睡不着 ​​​​
刚刚和我爸通了个电话
他第一次和我说
要不回家吧
[失望][失望][失望] ​​​​
出高铁站看到指示牌始发站st时也很奇怪地哭了
做完核酸突然就有点懵,走了很多次的高铁站突然找不到地铁口在哪
恍恍惚惚过了十几二十分钟才走到地铁站去

今天把房子租了回到宿舍
感觉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在宿舍也一样很舒适
不知道下周到了新环境会怎么样 ​​​​
想到明天就要走了下次回来就真的是国庆下下次就是春节真的会很难过
傍晚我妈载着我从我姐店里回来的时候,想到这些人这些景下次下下次都只有几天可见就难过到差点哭出来 ​​​​
昨天晚上和我妈吃夜宵的时候
又和我说起让我回家找工作
说可以让我表哥帮忙,他生意做的不错,认识很多公司
说要是像我哥那样去外边工作老是不回家有什么用呢
我没有回答。吃完就回房间了
傍晚的时候表哥突然给我打电话。
说我妈让他给我找工作,他想问问是我的意思还是我妈的意思。...展开全文c
一些可能没什么意义的事情
1.四月回家的时候。在小舅舅家。
表姐说不要那么早回来工作,我当时回来的太早,你也知道你妈当时一直催婚。回来了就很难再上去了。
表哥说尽量早点回来吧,以后也不要嫁太远,爸妈需要陪伴,你也知道你哥的性子,你在的话家里热闹一点。
六月,姐姐说下次什么时候回来呢。我 ​​​​...展开全文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