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子大魔王__

竹子大魔王__

知名美食博主 头条文章作者

知名美食博主 头条文章作者

  • 3 公司 打牌公司
查看更多 a
置顶 永璞新品,常温浓缩咖啡液,两个口味。
🎈 平衡黑咖啡,巧克力,焦糖风味
🎈 醇厚黑咖啡,黑巧,太妃糖风味

现在淘宝¥44/袋。

咱们独家,买2送1,¥88得3袋...展开全文c
置顶 越来越多新入门的姐妹在问,豆筋棍咋个烧哦?咋个泡哦?里头是些啥子配料哦?二浆跟头浆有啥子区别哦?

也是,我去前年到老才村上的一条条详细作记,已经被埋上了,这儿再叙一叙罢。

老才夫妇,就是小卖部架上豆筋棍的制作师傅。前年,我拍完视频,坐在小桌旁,喝锅里打出来的滚烫豆浆。浆稍一愣怔, ​​​​...展开全文c
  • +9
第二道,酸笋肉烫饭。这样的汤水饭在泸州叫烫饭。大多时候,并不是鲜鲜菜鲜鲜饭,而是剩汤烩剩饭,汤水收酽,放点盐巴,吃个烫口烫心。烫饭的伴侣是水豆豉、大头菜丝丝,泡仔姜,泡胭脂萝卜,或者豆腐乳。有时在外头混,吃遍所谓好的贵的,山珍又海味,其实还不如回到家,你妈拿小锅子煨的一碗烫饭。
酸笋肉烫饭,蛋烫饭,鸡汤烫饭,三碗。

烫饭在四川人冬天的饭桌子上特别常见,也是各位老母亲清早八晨拿来敷衍一家老小的快手饭。一般就是昨天的剩汤跟剩饭,一起拿奶锅子煨融和。

注意融和这个词,不是乱用的——要把冷饭完完全全煮融煮耙,每一粒饭都饱含热烫的汤水,和和美美一碗,拿瓢羹舀起吃。 ​​​​...展开全文c
  • +9
今年的酸笋上架了,照例开始打捞菜谱。第一道,酸笋炒腊肉。👉 ¡查看图片 //@竹子大魔王__:如果想炒腊肉,最好事先把腊肉煮熟而不是蒸熟。——在滚水里煮上近一个钟头,让它吃饱水汽,这样炒起来不易干柴。蒜苗炒腊肉,包菜炒腊肉,笋炒腊肉,随便发挥,都不会出错。腊油一旦煸出,任何俏头都如足踏莲花。
#2020年的笋干#

接下来这一道,酸笋炒腊肉。

那是下午四点半,天色昏暗。扫除完毕,工作骤然歇停下来,人像煮过头的年糕,松濡了,散架了,在红豆汤里轻轻软软地往上飘。

我一个人吃夜饭,煮朋友给的一块湖北农村腊肉。可能是叔辈们面朝黄土背朝天,吃得咸,于是这块煮了一个小时的腊肉依然咸得飞天 ​​​​...展开全文c
  • +3
恭喜@·董哈尼 等3名用户获得【牛肉干x4】。微博官方唯一抽奖工具@微博抽奖平台 对本次抽奖进行监督,结果公正有效。公示链接:O网页链接
转评赞本条微博并at一位塑料朋友,本周四晚,抽三位佳丽,各获四袋牛肉干吃吃。

下面,姐妹,天灵盖透风套餐又开团了——

活了半辈子了,你的眼下过雨,你的心落过霜,但你的天灵盖,它有没有透过风啊?

每次洗完脑壳,头发顺了,柔了,飘起了,金玉在外了,但头皮还是犟起的,闷起的,是不是顶起 ​​​​...展开全文c
  • +3
我们库房街以前有个旅社,叫勿忘我。库房街联结兴隆街的拐角,有个火锅店,也叫勿忘我。旅社和火锅店不是一个老板,但无所谓,互相不在意,风吹波浪平。但后来旅社成为小姐窝点,被南城派出所雷霆行动过后,火锅店就有点不舒泰了。火锅店老板拿手背掸着那天的酒城晚报,说,日他妈哦,勿忘我三个字偏偏 ​​​​...展开全文c
距第二批冬枣发完货到现在,已整整20天。也就意味着,库尔勒停滞了20天。

前方的播报一再食言——
三天后有一趟去成都的航班。
还有五天通航班。
成都直飞的航班完全停了。乌鲁木齐风险也大,不敢再运去乌鲁木齐。
库尔勒静默了,大概三天。...展开全文c
辛巴骂东方甄选六元一穗的玉米,好多视频的评论区里也开始指摘东方甄选打着助农旗号,卖高价玉米,农民没受益,中间商把钱赚去了。

有些人可能对“助农”有误解。我谈谈我认为的助农。

助农,就是给农民合理的价格,把他的农产收购了去,换成钱,落到农民荷包里。

是让农产从地头走出来,加工,包装 ​​​​...展开全文c
要唤醒女性对迫害感到不适,对规训感到不适,体会他妈的为母则刚的荒谬,唯有读书一条路。 ​​​​
希望上热搜,在苦海中得到救助的手。//@梦梦和猫超阳刚: 短短三分钟,一个女孩的际遇中同时展现了婚姻法的失败、继承法的耻辱、未成年人保护法的耻辱。她的苦是父权封建传统和失败的现代法制同时绞杀的结果。傻逼社会才会把女性和孩子逼入这样境地。

点击查看当事人发声,与当事人零距离对话。 详情»

好难过。好不敢看她亮晶晶的眼睛 L辣辣打雷的微博视频 ​​​​
想下馆子。

吃点热串串啊,冷串串啊,烧烤啊,红汤白汤啊,把酸菜,生菜、豆芽,黑豆花丢进去搅啊,剥个螃蟹脚脚啊,剥条黄焖鲫壳啊,嗦一碗粉啊,整一碗面啊,随便啥子,都要得。反正就要在外头吃,花点钱出去,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馆子里挂起的电视机发问,“苏三,你可知罪?”

不知罪。出来下个 ​​​​...展开全文c
  • +6
转评赞本条微博并at一位塑料朋友,本周四晚,抽三位佳丽,各获四袋牛肉干吃吃。

下面,姐妹,天灵盖透风套餐又开团了——

活了半辈子了,你的眼下过雨,你的心落过霜,但你的天灵盖,它有没有透过风啊?

每次洗完脑壳,头发顺了,柔了,飘起了,金玉在外了,但头皮还是犟起的,闷起的,是不是顶起 ​​​​...展开全文c
  • +3
都三年了,时不时还在有佳丽问起这道番茄炒蛋,说搜不到了。收藏键是干啥子用的嘛?喜欢它就收藏起嘛。//@竹子大魔王__:第十道小菜,让番茄炒蛋来坐这个位置。
番茄炒蛋有多简单呢?简单到专门拿出来讲上一回都有点微微羞耻。

番茄别拿到开水里头去烫,不要觉得撕起皮子很得意,得意啥子嘛,外头那层都遭你烫死了,不会好吃。最好像削苹果一样削,再乱刀切成小丁小坨。

把鸡蛋充分打散,打到筷子拈起来,只流得下细丝的程度,这个时候再加盐巴,继续打散。

开 ​​​​...展开全文c
说到烧烤。烧烤是倾向于荒蛮的吃食,非得狼烟和明火包抄围剿,最后才会好吃。烧烤跟城市文明好像是背离的,越往城中心走,离好吃的烧烤就越远。家人们,记住我说的那句话,电烤都是个卵。
大多时候,我在街上闲耍。

沱江,沱江桥,枇杷沟,回龙湾,鸭儿凼,我一个人耍,或者几个人耍,耍到天魖魖黑起来,刘五姐偶尔就把电话打过来了。

电话那一端,可能不是刘五姐,而是我幺舅,四舅,大伯妈,反正都不是特别清醒,舌头在他们嘴巴里连跌几跤,终于把言语吐出来,说,竹妹,你在哪点耍,过 ​​​​...展开全文c
今天要过去了,朋友们。侥幸的你我,又多活了一天。 ​​​​
往罗非鱼肚腹里填大量切碎的野韭菜和小米椒,拿盐巴搓揉鱼身,在炭火上燎烤,炙出黢黑焦壳,刷草果油,刷红料油,再撒干辣椒面。孟浪。

慢慢撕剥着吃。鱼尾鱼头都已焦脆,咀嚼起来非常香。

或是直接将鱼烤熟,不抹擦任何,刳擦刳擦,在石臼里跟蒜片、芫荽、青红小鸟辣椒、盐巴、味精一起舂得稀碎,混 ​​​​...展开全文c
现在连计算器的那声“归零”都令人毛骨悚然。很多人真的归于零了。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