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子大魔王__

竹子大魔王__

知名美食博主 头条文章作者
置顶 这一条微博作为笋菜的征集,欢迎众佳丽在评论里带图,端上笋来,参加今年的“笋在我家”活动。

没有贴图权限的,是微博信用度不够,多活跃一段时间就可以了。

10月17号,11月17号,12月17号,通过@微博抽奖平台 ,每次从转评(带图)+赞中抽取有今年冷笋订单的三位,一共九人,送出彩蛋。

彩蛋内容 ​​​​...展开全文c
还有点儿,明天发出。👉 ¡查看图片
土猪儿腊肉,12:30开售。不慌,先听我叙几句。

1.

没有时间了,今年开盲盒。

2....展开全文c
  • +9
1月27日 11:56 来自 iPhone 11 已编辑
土猪儿腊肉,12:30开售。不慌,先听我叙几句。

1.

没有时间了,今年开盲盒。

2....展开全文c
  • +9
来自一盆融合了阴豆瓣酱、晒豆瓣酱、油糟辣椒、泡姜泡海椒独蒜颗颗、三年陈酱油、醪糟冰糖的魔芋烧土鸭仔的深夜暴击。

谁叫你还不睡觉?活该哦。 ​​​​
  • +6
最近肯定有哪个能人背后安利我,这几天来了好多崭新新的佳丽嚷起要买椒麻鸡。我啊,我从来没卖过椒麻鸡,倒是做过。方子靠谱,推荐给大家。
给大家分享一道时常做的红油椒麻鸡。

泸州这几天日头迅猛,像弥补之前漫长的雨季,几欲晒花人眼,倒正好吃拌菜,不然气温一降,凉飕飕的盘子就不好上桌了。

拌菜比爆炒简单,只要控好食材,控好配料,控好煮制时长,根本不可能失手,上桌子花红柳绿疑似硬菜,镇得住场面。——当然,我已经很久没得啥 ​​​​...展开全文c
  • +9
在家吃了餐饭。

腌腊拼盘,爆炒鸡杂,卤鸡件,蒸南瓜,炒豆皮,酸菱角菜汤。

刀磨得利,香肠风得干,于是切出薄崭崭的片。每年的麻辣香肠,麻度中庸,辣度和缓,七分瘦镶着三分肥,花椒水浸过,所以不须得拿筷子再拨掉里头的花椒粒。火边子烟肉是兆雅镇上带回来的,麻绳串了几大条,挂在雨棚底下,我 ​​​​...展开全文c
  • +3
点外卖。

眼见骑手很近了,但良久不来,网上问他,是不是找不到。回答说是。

小城的破敝小区,路灯舍不得燃亮几盏,单元楼号残的残,缺的缺,统统藏在底楼空调外机的夹缝里,一入夜,黢黑,加上暴雨淋漓,对这爿不熟的外人,很难找着庙门。

订单超时好一阵了。...展开全文c
你们的妈真的都没在冬天切过半节香肠陷在你们的宽面碗、细面碗、米线碗里头吗?

我不信。

凤尾竹女士其实不太喜欢吃香肠腊肉。但四川人应景,吃不吃这个东西,桌子上都必须要出现,一家人总有几个是要吃的。

哪家会每顿把腊肉香肠拼盘都吃干净?吃不干净。剩起,第二天继续。...展开全文c
  • +9
昨夜从镇上回来,肚皮响如擂鼓,本想煮碗面,结果去凉台收铺盖的时候看见半颗花菜。那小团花菜发出白生生的微光,一下子摸住了人的心脉。我把铺盖放了,折回厨房,拿了两坨腊肉出来。

选肥的。一坨改成三份,吃一份,两份放回冰箱。

锅深水宽,放任中大火,河翻浪翻,将之煮够五十分钟,晾冷,切片子 ​​​​...展开全文c
  • +6
两块篾炕子腊肉,胖头陀与瘦头陀,都是正经三线五花,此刻在菜板上散发烟熏之味。

柏桠枝和青杠木生出火,火生出烟,一层铁铰花篦子,火在下头烧得日日不休,烟长出手脚,攀爬到上头来,侵蚀入肉,将肉烟成焦黄棕褐,将肉的鲜活气按捺了,掐灭了,包藏了,将肉身上没有抹匀的盐粒烟成焦炭,将勾肉的线 ​​​​...展开全文c
我看见王万全在大世界面馆里头坐起等面。

面还没上来,他的朋友老莫也就没过来,老莫此刻应该正倚着出面的窗口,捉起一双长筷,捞坛子底下的洗澡泡菜。

那些紫甘蓝,莲花白,没剐皮的酸黄瓜,红萝卜坨坨,被老莫不客气地拈进碟子,等下要刨一半进王万全的面碗。王万全挟着面条,面条挟着这些小泡菜, ​​​​...展开全文c
  • +3
有啊。👉 ¡查看图片 //@sissi71:好喜欢以前微店里买的香肠,可惜今年没有单独的链接了~
篾炕子五花腊肉切一坨,大片大片,宽宽厚厚,麻辣香肠煮两根,晾冷了切,容易切得匀匀净净,猪脸巴小半张,猪耳朵来一个,刘五姐站在阳台,把菜刀打斜了,轻盈盈地在肉皮子上抹。

我凑上去看。她就问,你看妈对你好不好嘛。我脑壳一转,肚皮里头一轮,晓得前方立立端端的有啥子在等,就顺着说,还可以 ​​​​...展开全文c
  • +3
想写一篇我爸,但忘记在网上给他取了个啥子名字了,就翻旧文来看。哦,王万全。年轻时心气盛烈一抬手就摸得到天,自以为擅做生意,啥子境况都能给出万全之策,但现在江河日下,已经是个没得存在感,办朋友招待时常只舍得办一碗牛肉面的委顿的老头了。
是下楼吃了牛肉面,但去迟了。

老板娘说,只有汤了。我说,我就吃汤的。——我以为她意思是没得生椒牛肉干拌面,只有红烧牛肉汤面了。——我说,我就吃汤的。

那种堆了芫荽蒜苗,红油面子厚重,挑得硬一些的碱水面条,稍带一两坨牛肉和烟笋子,在这种风雨天整一碗,那简直不摆了。

端上来,我抽筷子 ​​​​...展开全文c
  • +3
一部戏一个命。今晚八点,戏挣脱了人手,后面的路得自己走了。创作者们数年的心力,曾经聚成一团火,随着戏的开播,也将散成满天星。邦妮的记录令人感动。
今天《今生有你》要播出了,写了一篇小作文儿,不知不觉写了这么长。感谢所有 ​​​​
  • +6
花豆子汤,是家里频繁出现的菜色。

豆子不提前泡,淘洗过后,直接投入沸盈的锑锅或者锑壶里头。两个小时有多,柴火拱旺,火舌子被门外进来的山风推来摇去,舔舐锅底,将豆子熬成烂软。

好像,不算是汤了罢。

豆子析出的粉质,糯涟涟,红赤赤,已让锅里混沌一片。从膛底抽一根柴出来,降下火舌,娜初 ​​​​...展开全文c
  • +3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