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乡之K

他乡之K

不如温柔同眠
超过2000万人正在使用
在30°C+的白天在慢车阵中做到了32秒尾,也算挤进了周榜。对于第三次到九亭凌炫的准新手,应该还凑合。稍微再摸索下,进32秒内问题不大,但也总感觉这条赛道乐趣有限。 ​​​​
昨日夜骑路过水城路站,路边有一位盲人用盲杖反复试探着想走下道牙子。询问是否需要帮助,得知他刚用滴滴叫了车,想要确认车辆是否已在身边。
滴滴推出无障碍版体现了一种关怀。但想想盲道等无障碍设施的名存实亡,很显然,不便利人士的便利出行,单靠企业的责任感和并不稳定的路人的善心是远不够的。 ​​​​
There and back again. 总有些东西一直不会变。 ​​​ ​​​​
____,有多少____假汝之名。[太开心] ​​​​
2020第一部给了Ford v Ferrari,很棒。7000rpm之上是另一个世界。 ​​​​
今夏,西瓜皮在湿垃圾收纳容器届的地位无人能撼动。 ​​​​
自去年底拍得沪牌至今,陆续逛了多个欧洲和日本豪华品牌的4S店。但凡该品牌还没有为在中国市场的生存发愁,其4S店无一不在车款外强加以下费用:
(1)装潢费。多为10k起步,利润率惊人。
(2)上牌费和(或)服务费。5k左右,就是立个名目伸手要钱。
(3)店内走保险。
至于贷款服务费,通常按点收取。 ​​​​...展开全文c
尽管这意味着车主们不用再担心AR退出中国,意味着AR的质量口碑也许能有一定程度的回好,但我依然不能接受最喜爱的汽车品牌被厌恶的厂商染指。 ​​​​
搭上迪士尼皮克斯涂装的A330刚落帝都,就听到了美使馆烟雾缭绕的新闻。 ​​​​
隐隐觉得这个一夜红遍朋友圈的张凯律师可能是另一种恶的存在。 ​​​​
希望黑人球员能在非洲国家的旗帜下拿出成绩。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