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博主

查看更多 a
说一下个人理解吧:这个收入确实不算高,但好处是自由。对于理工科来说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出来的成果自己大概可以占一半知识产权(美国各学校略有不同。国内刚改革,占比更高)。工业界的话知识产权就都归公司了。工业界的高工资很大程度上是买断了知识产权,其实也未必划算。
社交媒体上“收集”收入数据,当然传播效果更好一点。但更准确的学界的收入分布,还是看看一些好的统计:O网页链接 ​​​​
纽约时报关于疫苗背后故事的文章上了头版。UT-Austin校长Jay Hartzell发Twitter对Jason和我表示祝贺。这是一个我曾经整夜失眠的地方,和一个熬夜奋斗的地方。最终给了我最多感动。 ​​​​
发了条微博,被瞬间没收了[允悲] ​​​​
//@庄时利和://@菜菜_MR://@我是二姐夫:救救孩子//@深夜一只猫:说起来非常神奇,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因为服从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的行政命令,引发的人道主义灾难而承受处罚,但这个处罚的命令,又将触发西安国际医学中心整形医院的新的人道危机灾难,如果再服从等于重蹈覆辙!怎么办!

该用户已接到通知,可继续为患儿进行手术。 详情»

我今天的心情糟糕透顶了

很少像今天这样焦虑过

117位小耳畸形患者,绝大多数是孩子,一期扩张器植入并注水大多超过三个多月了,因为之前我身体不适,加上疫情的原因,已经耽误一段时间,无论如何都该做二期手术了,否则风险会增加。

但突然被禁刀。...展开全文c
[笑cry]👉//@新西兰冷百科孙小社:我用漫画解释一下最右的说法: ¡查看图片 //@没有人比我更懂杭之冯玥://@为格命思奔: Omicron在传播能力和逃逸能力上都强于Delta,再返回头去跟Delta重组得不偿失,不具有优势,除非发生极低概率的协同效应。
睡前说一个,这两天有不少朋友问塞浦路斯那个发现Delta和Omicron混合毒株的事情,还命名为Deltacron。

这事儿目前来看更像实验室污染出现的问题(污染导致的PCR重组),图1是在nextstrain上传的样本测序结果,24例Delta都没有单系来源。我关注的两位病毒学家Tom Peacock和Chise在个人社交网络上都有解 ​​​​...展开全文c
Omicron在传播能力和逃逸能力上都强于Delta,再返回头去跟Delta重组得不偿失,不具有优势,除非发生极低概率的协同效应。Omicron作为一代毒王在攻、防两方面都立了很高的门槛,下一代毒王极有可能在Omicron基础上诞生。
睡前说一个,这两天有不少朋友问塞浦路斯那个发现Delta和Omicron混合毒株的事情,还命名为Deltacron。

这事儿目前来看更像实验室污染出现的问题(污染导致的PCR重组),图1是在nextstrain上传的样本测序结果,24例Delta都没有单系来源。我关注的两位病毒学家Tom Peacock和Chise在个人社交网络上都有解 ​​​​...展开全文c
六年没回家了。那地道的淄博话听得快哭了。好真实。加油!心怀梦想,凤凰涅槃。
《 凤 凰 ,涅 槃 吧 !》2021年最后一支短片,献给所有心怀梦想的人。
@凤凰传奇De玲花 @曾少主 感谢两位老师用心的表演!
#凤凰传奇主演导演小策跨年短片##凤凰传奇陪你去新倩女跨年# L导演张小策的微博视频 ​​​​
应该是运气爆棚了[笑cry]。感觉看极光要看天气,然后时间要刚好赶对,一次持续可能只有不到半小时,所以要“追光”。我们看到的大概只有2-3级,最好的是十级。//@翼尖小翅:这么看来我那年10月初在零度左右的冰岛看到一片片的极光,算是运气很好了
到阿拉斯加是去躲瘟疫了,一回家就进了大毒窝[笑cry]。一路艰险。遇上了多年不遇的雪暴、然后冻雨。幸好有NH大农村多年的野生雪地驾车经验,在没有雪胎、铁链的情况下成为极少数成功穿越雪暴的人。山谷区域的积雪比较严重,图9里的车跟我一路出来的极少,里面有不少中国留学生开的车,大多都被救援了… ​​​​...展开全文c
到阿拉斯加是去躲瘟疫了,一回家就进了大毒窝[笑cry]。一路艰险。遇上了多年不遇的雪暴、然后冻雨。幸好有NH大农村多年的野生雪地驾车经验,在没有雪胎、铁链的情况下成为极少数成功穿越雪暴的人。山谷区域的积雪比较严重,图9里的车跟我一路出来的极少,里面有不少中国留学生开的车,大多都被救援了… ​​​​...展开全文c
刚从冰天雪地的阿拉斯加回来。明天将在线参加第四届新型疫苗研发与产业化论坛,也就是VacCon会议。将作为主会场1的第一个presenter做个报告(应该不是因为我重要哈)。鉴于当下的疫情状况和国内的防控政策,确实只能在线参加了。现在压力山大,还在肝PPT中,希望不要出状况。我是小辈,估计是最年轻的 ​​​​...展开全文c
大雪覆盖的阿拉斯加海湾,直升机航拍。视频开始的左侧是镶嵌于山峦间的三道巨大蓝色冰川,如瀑布一般汹涌如海。冰川仍在不断塑造这里的地貌。飞行员说,三年以前,左侧的两道冰川还是交汇的,现在底部已经融化掉了。 L为格命思奔的微博视频 ​​​​
这篇Nature文章的主要内容,我在过去一年里分几次都总结过了。文章开头提到的Bloom的那篇229E的文章,也是我年初那篇阅读量超500万的微博的主要关注点O为格命思奔。我似乎应该早点总结一下发一篇review的。总之,并不乐观。
Ewen Callaway这个礼拜在《自然》上写了篇长文,探讨新冠的未来。

故事说在2020年早期,演化生物学家Jesse Bloom就曾有一个悲观的结论:新冠不会彻底消失。它可能不再是全球流行病,但至少会在局部地区成为流行。换句话说,新冠病毒将成为人类有史以来,已知的第五种将和人类共存下去的冠状病毒。

另 ​​​​...展开全文c
再说一下吧。Omicron的出现对很多人有了概念上的颠覆性。RBD上的突变太多了,并且基本都是关键位点,在四个主要的中和抗体识别区域都有覆盖。其实这个变异株的出现是顺理成章的事情,现在不出来,未来迟早也会。之前的变异度低的Delta反而压倒了变异度高的Beta和Gamma,这给了大家很大的迷惑性,认为RB ​​​​...展开全文c
不过三针的结果比我想的要好,抗突变能力超出预期。这疫苗确实挺强大的…//@最后一次吃糖:辉瑞自己做的的两针结果太可怕了[汗][汗][汗]
第三个第四个,20倍以上,加强针之后好一些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