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新知博主

查看更多 a
看到有人说我们在见证历史— —只有亲历者才能“见证”历史,我们不过是“听说”历史。我们对于此时发生的足以影响世界局势的重大历史事件,所了解的远远不如百十年后靠着文献和档案做研究的历史学家来得多。 ​​​​
在首页看到这个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评论[允悲]判例法不就是各级法院作出的有法律效力的判决,最高法院当然有权推翻自己的判决,这合起来就是所谓的“海洋法系”……
#美国最高法院取消宪法规定的堕胎权#
一个海洋法的国家,判例法可以推翻最高法院的裁决,属实罕见。

更常见的是,美国这个信上帝的国家,女性的生育权就是个容器…别问,问就是亚当夏娃有原罪(打拳的快气死了)况且历任美国总统是按着1789年生效的到现在未改一字的法律和一本上帝的书就职的。

美国 ​​​​...展开全文c
有朋友发来他正在读的一本书的截图。对于法学生来说,他圈出来的这些话不算新鲜,都是课堂上学过的。但我突然有种困惑:

美国建国两百多年来,政治体制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为什么在解释美国的政治制度的时候,所有人还是要回过头去看《联邦党人文集》,讨论麦迪逊、汉密尔顿是怎么写的?

在 ​​​​...展开全文c
  • 长图
  • 长图
前段时间录了个堕胎问题的播客。坦白说,我不是评论这个问题的最佳人选,因为这是一个女性的问题,只有女性知道生育是什么样的、堕胎是什么样的。男性再怎么试图去共情、去理解,也永远无法真正的感同身受。

很多时候堕胎问题会被包装成别的形式,比如把它包装为科学问题、宗教问题、法律问题,但但归 ​​​​...展开全文c
近些年新的网络用语里,“简中”可能是我最反感的词。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呢?我看到这个词的时候,感受到的是一种混杂了优越、鄙视、自我不认同,同时还捎带些无知的复杂情绪。

在很多时候,与“简中”对应的不是英文、不是日文,而是繁体中文。刻意用“简中”这个词,不外乎是想表达因为中国的网络治理 ​​​​...展开全文c
通过研究1994至2021年间超过一万次的律师职业变动,作者提出律师在不同行业的流动就像水流一样,随着大环境的变化而产生波涛和潮汐。香港回归、金融危机、社会运动都会对律师的跳槽行为产生影响。
给美国社会学协会法律社会学分会的新博客Law in Action写了篇小文章,介绍了一下我这几年在做的关于香港律师的研究:O网页链接 ​​​​
也有被渣男骗了首套房资格,离婚之后一地鸡毛啥也没剩下的[并不简单] ¡查看图片 //@推拿熊:我结得早离得早的同学朋友们很多已经在五六年前买了房,现在房子卖了分了钱,大家手上几百w现金和期权,不得不说结婚好离婚更好👌🏻//@Tiger公子:往往还得有个孩子,才能摆脱父母的高压
一种非常东亚的叙事:满足父母期望地结一次婚,再离婚,就可以自由地想喜欢谁就喜欢谁了。 ​​​​
6月22日 22:18 来自 微博搜索 已编辑
非常不喜欢这种调调。绝口不提教培老师下岗的政策原因,把大时代下的心酸故事写成正能量典型,同时还不忘嘲讽观众老铁没文化。多少优越感才灌得出这一篇文章。

抱歉,由于作者设置,你暂时没有这条微博的查看权限哦。查看帮助:O网页链接 ​​​​

纽约市街头,音乐剧《歌剧魅影》的最新海报。 ​​​​
这几天的纽约出了个不大不小的新闻。公立高中的录取结果刚刚出炉,引发了不少家长的抗议,他们组织了几十号人到市政府门口喊口号。

原来今年纽约市修改了公立高中的录取标准,不设统一的“中考”,而是按照所有学生在初中的平时成绩来算分。为了防止考试发挥不好,只取四门主课各次考试中考得最好的一 ​​​​...展开全文c
也有历史原因。改革开放初期,性解放是思想解放的重要表征,文学家以性描写表达他们“闯禁区”的叛逆和勇气(如张贤亮)。但当禁区逐渐打开,还有人把低俗当有趣、把骚扰当风流,就非常恶臭了。
说一个直观感受,我大概2010年的时候变成互联网重度用户(之前都死读书去了),差不多在2016年之前,整个互联网都是男人的声音占据绝对主流的。

那个时候男人是可以随意在网上开女人玩笑的,是可以随意嘲讽女人的,也根本不会有人去考虑女性看到这些言论会怎么想,基本都默认这种事稀松平常。

大家现 ​​​​...展开全文c
后知后觉刷到#董宇辉#的视频。他说,他最大的愿望不是成名、上综艺,而是回到课堂教书,因为那种快乐更直接、更强烈。为什么一个优秀的英语老师要回到课堂,都成为奢望呢? ​​​​
“一个人不是生来苦命的,也不是自己愿意下贱的。起初,谁不是好人家的女儿呢?”
O“怎么忍心高高在上的指责她们呢?她们就是苦...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