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看红绿

笑看红绿

知名财经博主 房产专家刘忠岭,代表作品投资书籍《资产保卫战》 头条文章作者

知名财经博主 房产专家刘忠岭,代表作品投资书籍《资产保卫战》 头条文章作者

查看更多 a
置顶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被时代所裹挟着前进,随波逐流,随遇而安,我们个人的命运,主要取决于历史的进程,而非我们的个人能力。

所以,我们要感谢我们所处的这个伟大、美好的时代,让我们过着和平安定、不愁衣食、较为富足的生活。在经历战乱、坎坷的老一辈看来,这是像天堂一般的生活。

#价值投资# ​​​​...展开全文c
感恩时代 不负时光
笑看红绿

感恩时代 不负时光

置顶 选基金有基本原则,“选大不选小,选旧不选新” 。

也就是选规模大的,不要选规模小的;选成立时间长的,不要选成立时间短的。

为什么选规模大的呢?

因为,规模小弊端很多········...展开全文c
投资的基金亏了50%,后悔了,该怎样选基金?
笑看红绿

投资的基金亏了50%,后悔了,该怎样选基金?

太太同学,大学时的舍友,现在一大家子人都定居在美国,全家人都已经感染过一轮新冠了,幸运的是,到现在都没有什么后遗症,没有什么影响。 ​​​​
回复@弥斯托安德森:[good][允悲][摊手]//@弥斯托安德森:还得标出来,这玩意有远强于环境背底的辐射呢!
原生态天然香蕉配料表。

这“添加剂”可够多呀,色素也有,[挤眼]

#海天味业回应酱油添加剂争议# ​​​​
回复@pang乖:[允悲]//@pang乖:我妈年轻时去过果脯厂,还去参观过柿饼制作过程,导致现在我家也不吃这两样[允悲]
在我小时候,小卖部的大酱油缸、大醋缸,里面的酱油、醋时间久了,表面漂浮一层白膜,是很常见的事。

如果按现在的标准看,可能是生了霉菌了或者变质了。

醋里生小蝌蚪一样的醋鳗等小生物,也是常见的事。

生产大酱和咸菜的小作坊,会有几百个酱放在场地上晒,用草编的盖子盖着,还要定时翻缸搅动。 ​​​​...展开全文c
回复@飞扬南石:[good]//@飞扬南石:这件事闹到这个地步,如果真是有问题,食药监局早就出来说话了。既然管理部门没吭声,那就别扯蛋了,查查是谁在炒这件事吧,至少知道自己的智商税交给谁了//@笑看红绿:回复@杜杜狼:是的[good]
合法的食品添加剂里,没哪个是进致癌物名单的。且口服的毒性剂量都是留了2位数安全边际的,比如吃100克可能出问题,那标准上限会定到1克上下,保证日常怎么吃都不会超标。

苯甲酸钠是合法的食品添加剂,国标规定酱油里苯甲酸钠的添加量上限为每公斤1克,人一天估计顶多吃10克酱油,也就是顶多吃0.01克 ​​​​...展开全文c
原生态天然香蕉配料表。

这“添加剂”可够多呀,色素也有,[挤眼]

#海天味业回应酱油添加剂争议# ​​​​
回复@杜杜狼:是的[good]//@杜杜狼:人均寿命是食品安全和医疗水平最终和最可靠的判断评价体系,我们进步快,已经基本上达到世界一流的水平了
合法的食品添加剂里,没哪个是进致癌物名单的。且口服的毒性剂量都是留了2位数安全边际的,比如吃100克可能出问题,那标准上限会定到1克上下,保证日常怎么吃都不会超标。

苯甲酸钠是合法的食品添加剂,国标规定酱油里苯甲酸钠的添加量上限为每公斤1克,人一天估计顶多吃10克酱油,也就是顶多吃0.01克 ​​​​...展开全文c
酱油里添加苯甲酸钠和山犁酸钾都允许。

苯甲酸钠对酵母菌、部分细菌效果很好,对霉菌的效果差一些。

山梨酸钾具有良好的防霉性能,对霉菌、酵母菌和好气性细菌的生长发育起抑制作用。

从成本角度看,山梨酸钾比苯甲酸钠价格更高一些。...展开全文c
合法的食品添加剂里,没哪个是进致癌物名单的。且口服的毒性剂量都是留了2位数安全边际的,比如吃100克可能出问题,那标准上限会定到1克上下,保证日常怎么吃都不会超标。

苯甲酸钠是合法的食品添加剂,国标规定酱油里苯甲酸钠的添加量上限为每公斤1克,人一天估计顶多吃10克酱油,也就是顶多吃0.01克 ​​​​...展开全文c
是的,天上不会掉馅饼,现在已经在还债了。//@Finance鸟不飞:欧洲蹭了二战后美国的国家安全服务,可以将省下的钱用于福利,但世界上从来没有免费的东西。//@方无码:依赖美国也不是好事。欧洲政坛的美奸太多了。
美国人毫不掩饰。

当地时间9月30日,在谈及“北溪”天然气管道泄漏事件给欧洲能源供应带来更大压力时,美国国务卿布林肯透露,美国已大幅增产,向欧洲提供液化天然气等能源。

他还直白地指出,当前形势是一个“巨大的机遇”,可以借此“一劳永逸地”消除(欧洲)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

​​​​...展开全文c
回复@崔新一_:是的,土榨花生油黄曲霉素一般超标。//@崔新一_:老家榨花生油,原来觉得很天然经常带到上班的地方,后来才知道小作坊的油有杂质,高温下产生致癌物质。对纯天然就不感冒了。
在我小时候,打酱油是真的要打。村里的小卖部,有很大的酱油缸。

各家通常是派小孩拎着酱油瓶去打酱油。小卖部打酱油的工具是白铁皮或者竹筒做的提子,一提就是一斤。

缸里的酱油泛着一种浓浓的、齁咸的味道,黑乎乎的,有时还会泛动着几条白色的蛋白质,大家也不当回事。因为打回去以后,有时酱油瓶 ​​​​...展开全文c
嗯,应该是很常见的操作。[允悲]//@大饼:卖酱油的没有不兑水的。。。进货来一缸酱油,都是随卖随添水,再放进大粗盐粒子以保证咸度。熟人一般售货员会告诉:新到的酱油啊,多打点。
在我小时候,打酱油是真的要打。村里的小卖部,有很大的酱油缸。

各家通常是派小孩拎着酱油瓶去打酱油。小卖部打酱油的工具是白铁皮或者竹筒做的提子,一提就是一斤。

缸里的酱油泛着一种浓浓的、齁咸的味道,黑乎乎的,有时还会泛动着几条白色的蛋白质,大家也不当回事。因为打回去以后,有时酱油瓶 ​​​​...展开全文c
是的,那时是这样[good]//@内含子:我们有时在瓶口蒙一层纱布,一则防止苍蝇往里产卵,二来防止把里面的蛆倒进菜里[笑cry]。蛆也真厉害,不怕盐,不怕醋[允悲]
在我小时候,小卖部的大酱油缸、大醋缸,里面的酱油、醋时间久了,表面漂浮一层白膜,是很常见的事。

如果按现在的标准看,可能是生了霉菌了或者变质了。

醋里生小蝌蚪一样的醋鳗等小生物,也是常见的事。

生产大酱和咸菜的小作坊,会有几百个酱放在场地上晒,用草编的盖子盖着,还要定时翻缸搅动。 ​​​​...展开全文c
[哈哈][摊手]//@沈阳张兽医:非洲兄弟每天吃纯天然,要是谁和他们说纯天然好,黑兄弟祝他们全家吃纯天然。
在我小时候,打酱油是真的要打。村里的小卖部,有很大的酱油缸。

各家通常是派小孩拎着酱油瓶去打酱油。小卖部打酱油的工具是白铁皮或者竹筒做的提子,一提就是一斤。

缸里的酱油泛着一种浓浓的、齁咸的味道,黑乎乎的,有时还会泛动着几条白色的蛋白质,大家也不当回事。因为打回去以后,有时酱油瓶 ​​​​...展开全文c
在我小时候,小卖部的大酱油缸、大醋缸,里面的酱油、醋时间久了,表面漂浮一层白膜,是很常见的事。

如果按现在的标准看,可能是生了霉菌了或者变质了。

醋里生小蝌蚪一样的醋鳗等小生物,也是常见的事。

生产大酱和咸菜的小作坊,会有几百个酱放在场地上晒,用草编的盖子盖着,还要定时翻缸搅动。 ​​​​...展开全文c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