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渔

王晓渔

知名学者、文化批评家
超过800万人正在使用

知名学者、文化批评家

查看更多 a
南极科考人员惨遭海豹袭击,情况极其危险!

L搞笑内涵娘的微博视频 ​ ​​​简直笑哭了超话 ​​​​
#手工DIY# 听说小朋友们都很喜欢长颈鹿,我们一起来DIY一支长颈鹿歌剧团吧!

1️⃣黄色纸卷成一个漏斗状,底部剪平~
2️⃣三角形卡纸上画出长颈鹿的头部,照着图画很简单的哦~
3️⃣褐色卡纸剪成碎块状,用胶棒粘在圆锥形卡纸上,长颈鹿合唱团就做好啦~ ​​​​
【芒果最新动态】
1.尹正在采访前团队会提前要来流程,跟他沟通好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因为他现在耿直的一面完全藏不住,总是想到就说。

2.任嘉伦属于拍古装剧的时候大量出汗,体重蹭蹭往下掉,但不瘦脸。他想增肌的时候增的很慢,但先胖脸。

3.最近王一博的团队拒绝了很多代言,一是档次不够,二是 ​​​​...展开全文c
海豹:我睡觉的样子帅吗?看到我那飘逸的毛发了没?#海豹原来是毛绒的##今天有啥好笑的# L搞笑起来呀的微博视频 ​​​​

正在加载中

孟子曰:“今之事君者皆曰,‘我能为君辟土地,充府库。’今之所谓良臣,古之所谓民贼也。君不乡道,不志于仁,而求富之, 是富桀也。‘我能为君约与国,战必克。’今之所谓良臣,古之所谓民贼也。君不乡道,不志于仁,而求为之强战,是辅桀也。由今之道,无变今之俗,虽与之天下,不能一朝居也。” ​​​​
又读了遍《〈 呐喊〉自序》,鲁迅认为铁屋子会把熟睡的人们闷死。但也有另一种可能:铁屋子虽无窗户却有细孔,可以换气却进不来微风和微光,这样熟睡的人们就可以一直熟睡(或装睡),而不至于被闷死;如果有人大嚷,被吵醒的人就会斥骂他,“再嚷嚷换气的细孔也会被封上,还是珍惜熟睡的机会吧!” ​​​​
灾难片常渲染危机时刻的丛林社会,各自为战,争夺食物或药品。当原子化暴力被释放,一切人反对一切人,但这种状态难以持续,因为结果是共同毁灭,出于自利人们也会自我组织化。但灾难片很少呈现组织化暴力,冲进家里打砸一家三口的麻将桌,违规者被殴打被游街,这种全能状态下的丛林社会同样可怕。 ​​​​
因为瘟疫,加缪的《鼠疫》再次受到关注。但小说不是讲述人类如何战胜瘟疫的励志故事,是在思考人类面对难以战胜的瘟疫时何以有尊严的行动。小说以瘟疫出现开始,以瘟疫退去结束,更深层是要说生活就是瘟疫,瘟疫不存在开始和结束。加缪还是给了读者一些希望,让预警的医生幸存,但现实没有这么幸运。 ​​​​
争吵不是争论。争吵是立场之争,假设对方全错并且不论证;争论是逻辑之争,假设对方观点全对却不自洽。完全不同的立场互有认知即可,不必争论,除非有能力讨论各自立场的起点。相似立场的争论通常更有价值,互相纠正逻辑问题。争论是准备被对方说服,争吵是一定要说服对方。辱骂不是争论也不是争吵。 ​​​​
主张危机时刻的理性,不等于反对愤怒。危机时刻仍然没有愤怒,不是理性,是非理性(准确言之是反人性)。加缪写到试图否认瘟疫的门房的死(现实中是试图预警瘟疫的医生的死),“就从这一刻起,人们开始感到恐惧,同时也开始思考。”恐惧、愤怒和思考可以并存,人的脆弱和力量就表现在这种紧张之中。 ​​​​
愤怒是必须的,但愤怒又是难以持续的。需要认真想想(不是“好好反思”那四个字),自己认同的是哪些价值(安全、自由、权力、平等、稳定、权利、财富、尊严等等),这些价值之间如何互相支持,又有哪些冲突,自己最认同的是何种价值。或许这样,才能慢慢确定自己坚持的边界、妥协的边界。 ​​​​
19世纪的赫尔岑说:这一切不是吉兆,也未可乐观—仿佛这个世界是生活在期待中,只等脚下的土地自动提供一切,它不想建设,而是浑浑噩噩,苟且度日…害怕严肃的思想,回避对现状的各种分析,只想忙忙碌碌,陶醉在表面的成就中…老人甚至准备玩洋娃娃,“只要不致触及思想就好”。(《往事与随想》) ​​​​
一个人的精神能否成长,取决于如何面对危机时刻。为避免内心被摧毁而逃遁到心灵鸡汤或宏大叙事的幻象,还是接受被摧毁的痛苦在心灵的废墟上重建自我?对前者不必苛责,但只有后者才能在精神世界里探险,做一名自由人。对灾难进行思考,这不是把坏事变好事,也不是感谢灾难,感谢与思考罕有交集。 ​​​​
江苏省仅剩17人未脱贫,“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没有澳洲这场大火,我都不知道中国33年前这么厉害!》,“她在故宫开大奔”……这些二三十天前热议的话题,仿佛距离现在已经有了一个或几个世纪,但又确确实实是21世纪才发生的事情。 ​​​​
如果有无能为力感又想做些什么,可以耐心观察并学会思辨。首先是区分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然后在事实层面学会考察信源是否可靠,比对关于同一事件的不同说法;在价值层面倾听不同甚至对立的观点,注重每种观点背后的逻辑和起点。在相对主义和固执已见之间,选择经过与他人、与自我反复辩论过的判断。 ​​​​
每天读几十页《往事与随想》。赫尔岑的力量在于,他对个体和时代之苦有着特别的痛感,却没有让这种痛感摧毁自己。愤怒、不满、怀疑、撕裂、挣扎,这些在赫尔岑那里不是消耗性的,是生长性的,他不断在自我否定甚至破碎中获得源源不断的力量。不是自我摧毁,也没有因为无力承受转而对苦痛视而不见。 ​​​​
新春将至,不能免俗,似乎也要说些喜庆(或者说不那么沮丧)的话。愿自己在困顿之中有坚持,在无所期待之中有信念。时代越快,自己越能慢些;时代不管往前还是往后,自己能有一以贯之的恒心。愿疾病早日散去,人们从噩梦中醒来。 ​​​​
150年前的今天,赫尔岑去世。最近在读《往事与随想》,他讲述了一个向下的时代,人们(无论善恶)的精神是如何扭曲的。这些扭曲可笑又亲切,仿佛看到溺水者的挣扎,哪怕那是一个坏人你也会有不忍之心。但写得最好的还是坚守价值者的虚荣或虚无,自负和无力,抱团取暖又互相攻击,读来尤为惊心动魄。 ​​​​
同一类事件反复出现,在旁观者看来,第一次是悲剧,第二次是笑剧,但对于经历者,第一次是悲剧,第二次仍然是悲剧。如果有人把反复出现的事件当作第一次出现,大惊小怪,这就具有笑剧的成份了。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