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
他在回我,我怕是會瘋 ​​​​
假如65岁是我的生命终结
接下来,我只有1万多天了
忽然,有些怕 ​​​​
创作是一份调动你一切人生的工作。一份即便调动了一切,也常常创作不出来的工作。 ​​​​
杨绛的翻译也是 我和谁都不争,我和谁都不屑争。 我一生最爱的是自然,其次是艺术。
余秀华的诗是有历史远见的…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