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夏午

查看更多 a
转发微博
一把拟态界的大佬:中南拟睫螳 Parablepharis kuhlii asiatica、大葉虫脩 Phyllium giganteum、菱叶螳 Choeradodis rhomboidea 、兰花螳螂 Hymenopus coronatus 视频:Adrian kozakiewicz L萨尔茨堡的魚的微博视频 ​​​​
7天前,把小舅舅交付给殡仪馆工作人员的那个傍晚,脑子里一闪:他要去一个很冷很冷很冷的地方了。 ​​​​
转发微博
2020年园艺世界S53E02片段2
收藏家展示400英镑的一个的雪滴花[太开心]
本段翻译:@晓斌何 L光合作用种草菌的微博视频 ​​​​
无数次万念俱灰却必须活下去,也是很绝望的事。想起故人走前删扣扣好友时说,如果有一天删到你,别难过。我那时不知道他的意思是因为后面有更让人难过的事。 ​​​​
茶叙时,一个叫Maria Masha 的金发大眼姑娘跑过来送我一枚胸针,告诉我她翻译过我的诗。我的小心脏啊瞬间被击中,好感动。 2上海·虹口足球场 ​​​​
每一刻都是从死亡那里借来的。 ​​​​
在某种意义上所有这些寻找过去时光的梦想者……都是理想的保守者,他们完美地复制了保守者的无奈。他们寻求着某种不存在的东西,也许从未存在过的东西,而他们迄今还在美化这城市里追逐幻想的人群。 ​​​​
但是在一个无止境的辩论的领域,在思想和哲学结论的范畴里,他保持了一个孩子永恒的自由。而且,保持了一种孩子似的幽默感;他身不由己地关心受苦受难的人与事,但他也热爱放声大笑。……虽然在本质上,他是一个孤独的人。(P81) ​​​​
济慈认为,应该与永恒的“不确定性”生活在一起,不应该表达世界观,采取立场,而宁可将自己敞向各种信念,却又不放弃自己内在的自由。(P79) ​​​​
我们需要诗歌正如我们需要美。美,并非仅为审美家准备;美是给每一个寻求严肃道路的人的。美是一种召唤,一个承诺,正如司汤达希望的,如果不是一种幸福,那么也是有关幸福的伟大而不懈的行程。(P13) ​​​​
我想提及四个我认为真正有学问的人。他们是莫姆森、维拉莫维茨—默伦多夫、哈纳克和爱德华*迈尔。当我年少无知时,我怀有成为那一系列人物中第五人的抱负。因此,我不可能非常谦逊。但标准就是标准。(奈保尔《康拉德的黑暗我的黑暗》,P178) ​​​​
我曾梦见死亡,静坐在一片睡莲上。很慈祥。 ​​​​
然而,“支撑我骨架的正是那无用的事情,与我在同一个屋檐下躲雨的正是那无关的人。”荒谬的不是人们从暗中射出带毒的箭,而是你一遍遍抚摸着我。”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