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离生活第五弹(山姆瑞士卷真好吃/发现自己门牙蛀了) 2上海 ​​​​
那天真的太快乐了 ¡查看图片
2021.5.22 上海

一年前的此时此刻

无比期待下一次! ​​​​
差点忘了自己还有个男朋友 ​​​​
当我手头有5件事,我告诉自己不要急,慢慢来,挨个解决。结果第1件事还没搞完,手头的事突然变成了7、8件——我还是玩手机吧。 ​​​​
偶尔沉重、情绪偶尔波动、偶尔不可爱,也偶尔没人爱。 ​​​​
//@常在河边走哇:弱势群体的遭遇,如果不被人遇见和曝光,他们就是会这样默默逝去。
【妻子病逝上海 60岁丈夫带骨灰徒步7小时到火车站:要带她回家】两个月前,黄建才带着妻子殷桃香从江苏常州来上海化疗,5月6日,妻子经抢救无效,病逝于此。当务之急,黄建才想尽快把妻子带回家去:“不能让她一直在外面漂着。”疫情之下,上海虹桥站每天只有一班车能到常州,一票难求。但黄建才顾不了 ​​​​...展开全文c
做了有意思的梦记录下来。梦里自己在饭店和艾滋病人一起用餐得“艾滋”了(本质其实就是新冠)。这个梦的有意思在于哪怕我们已经不是那个提到艾滋就谈之色变的年代,但在不知不觉中还是被渗透到给新冠打上了“羞耻感”的符号。怎么被渗透的?消毒架势、整楼拉走等极端措施哪招不对应着“新冠羞耻”? ​​​​
转存以后说给女鹅 //@涵部叽兵卫:转发微博
不是我反对小朋友早恋,爱情永远是美好的。

但是我觉得,小女孩早恋真的不值,有的时候就是一片真心喂了狗。

女娃被全网骂什么着装身材作风问题,男娃一句话不会说。明明这些照片是他跟她一起拍的。

有人说,那是女娃要拍啊!你怎么不说女娃强奸他呢?...展开全文c
5月9日 00:54 已编辑
“你别急 我马上上来了” 2上海 ​​​​

上海

上海(Shanghai),简称“...
5月6日 00:29 已编辑
当时住在老师南京的一个老房子里,里面的蟑螂特别大还会飞,后来Fran来找我的第一晚,我在卧室睡着了,早上醒来去上班打开门看见她在帮我打扫家,“睡不着啦 帮你清理一下就不会有那么多蟑螂了”这一幕我真的会永远记得。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