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rois

Theorois

Nur die stillen, die auf Taubenfüßen kommen, haben die Kraft zu bleiben.
偶尔会想起一些与时代宏旨无关的随机细节,它发生与否都不影响大叙事的行进,却对我这样渺小个体的生活产生了不可预知的影响。比如19年年底带着材料穿梭人海去续护照,再去领时,路上行人寥寥,神色掩在口罩之下难以辨清。
再比如今年三月初,和好朋友一起去吃火烧云、逛博物馆,约好下周再去吃茉莉茶 ​​​​...展开全文c
偶然看到喜欢的@丽莎面尬评吹好文 太太推荐了我的评论,本宅借机再翻新下这条,让我们一起回到千禧[开学季]
前些天,朋友飞纽约,说黄昏时分的云层很美,于是忍不住把那个故事找出来又读了一遍,我心领神会她说的是哪一个。借着与她讨论的契机,整理了我16年写到今天的评论,来和宅友们唠唠千禧头十年影响力最大的时泪中耽之一,天神(永恒版)。不唠文本外的东西,只唠文本内的抓马。不知道它或对它颇有偏见的 ​​​​...展开全文c
[哆啦A梦害怕]//@呼啸大盗:说实话,围绕政权的文艺创作从来都是投机的,这道理我懂,但咱在文艺投机这一块真的是集古今中外素材集结逆练之大成,这都不是接飞盘,是叼整个世界过来接住你国。有的人就是会颠倒整个世界,只为摆正爹的倒影🥺
………看到了一些我不能理解的东西

(这是我的个人博。请不要在评论区艾特别人,我会删评,谢谢。) ​​​​
5月22日 21:09 已编辑
@我鳗鱼也 的帮助下,我装修完了自己的博客,美好的品行都回来了!暂时还没同步完所有内容。
本站设有搜索和评论功能,评论的前提是有github账户~
具体门牌号:schuwald点github点io
(请注意不是前两天发的那个,之前的设置了子域名,我打算用来放德语和英语内容。现在这个才是放中文写作的。) ​​​​
嗑到这里嗑明白了:芝锋精神水仙感很重。
林奕华评论谢生:“他不是cool,只是confused。他活过了詹姆斯·迪恩生前的年纪,全仗他在极速的边缘懂得及时刹车。”
这个刹车呢,是说他没有真如年轻时说的那样:在35岁前,在事业巅峰,结束自己的生命。
歌手时期,他唱“我自幼直觉便是很早死”,自杀说过不 ​​​ ​​​​...展开全文c
大半夜的,我鲨我自己
同步博客内容的时候觉得我去年做的两顿芝锋饭还可以,躺平小嗑一下(?)
第一篇掂心知意:O网页链接
第二篇梦死醉生:O网页链接
芝锋考古前情见图。
(结果还是用了朋友搭的站点,专业人士搭的用起来就是方便) ​​​​
  • 长图
看了下,不算工作、论文、微博上零碎的语段,我去年写了约十万字。字数不多,却也已经是见缝插针地写了:在两节课中间的间隙写,在餐厅等朋友时写,在干完take-home exam后熬夜写。走在路上构思,坐在车上构思,等电梯时构思……
我写得不怎么样,情节文笔都平平,平到从来没被屏过。写作速度也不快, ​​​​...展开全文c
语言就是我的故乡。
在诗与词提供的那个遥远到不可溯及的故乡里,我似乎从未设想过自己会是饥妇、弃子,又或河边的无名白骨。即使白骨遍野,跃入眼帘的仍是其上开出的血色花朵。更多的那些时候,我站在诗境之中,目之所及是春风上国繁华。紫燕马的眼珠是金色的,它的绿鬓毛在长安的风中飘动。托交从剧孟,买醉入新丰。笑尽 ​​​​...展开全文c
5月21日 18:52 已编辑
我从来没觉得简中不行或者不配,简中才多少年,远不如繁中成熟。语言本身没什么行不行的,只看使用的人怎么开发它、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开发它。比起为它唱最后一支挽歌,不如想想自己有没有可能坚持自由地使用它。如果发展暂时不可求,那么保存起来,然后等待。 ​​​​
5月21日 18:34 已编辑
我还记得以前看到过一个非常震撼的屏蔽词:“无所畏惧”。什么意思也很明显了,都怕起来
我大概写了有十年博客,基本上也算是见证了这十年里屏蔽手段和敏感词的变化。十年前那会儿也是有敏感词库,不过基本上会限定在一些特定的历史事件和领导人名称上,以及出现一些群体性事件后会短暂屏蔽一些人名和地名。这样的敏感词库你很容易找到,你也很容易学会,只要稍加自我审查,你大抵是能在写作 ​​​​...展开全文c
最近老想起本科去听王德峰老师的讲座,他说的关于中国人身份认同问题的一段话。其实当时我并没有被说服,甚至认为他的答案有捣浆糊之嫌。他说:“我总碰到学生问我人生的意义是什么。这个问题太大了,你们应该问我,欧洲人的人生意义是什么,中国人的人生意义是什么。中国人的人生意义,只在两个字上— ​​​​...展开全文c
1个观察,同胞的斗争智慧主要是赌狠,说文雅点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说通俗点就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礼貌地询问乃至低声下气地请求,是没人理睬的。操上刀带上喇叭,效果马上好了。
然而就算撞了南墙撞北墙,撞到骨头都拼不起来,撞得粉尘四起满城喧嚣,得到的最好结果就是轻飘飘的道歉和事后几千块精神 ​​​​...展开全文c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