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立的flag,说自己是流感不易感人群;
是谁在床上躺了三天还没好转;
[苦涩][苦涩][苦涩] ​​​​
真的太懒了,deadline前赶response letter的我和开学前疯狂补寒假作业的小学生有什么区别[摊手] ​​​​
anyway这条network的线在今天搭上了[太开心]
前两天鼓起勇气和老板聊了毕业找博后的事情,老板非常的supportive。 其中最让我动容的地方是,当我提起要不要去领域里最大拿的bruce组时,老板说别去,bruce是非常传统的欧美男人,每天雪茄钓鱼,女性很难进入他的圈子,他从来不扶持女性找教职,虽然他们组也有女博后。去他的组做博后对我的职业发展 ​​​​...展开全文c
解决了一个大的conceptual问题[太开心][太开心][太开心][太开心][太开心]
果然科学的尽头是哲学 ​​​​
被同事传染的流感和covid,应该称之为工伤吧[吃瓜] ​​​​
今天在鼠房吓得差点昏过去;
鼠房白天红光,晚上白光,会在下午六点到七点逐渐开启白光;
下午五点多我进鼠房检查代谢笼里的小鼠和食物。一个人在红色的代谢笼柜子里捯饬的时候,背后突然缓慢的亮起白光,一点,一点。那个柜子红色玻璃门柜一点,一点增强了白光的反射,整个房间弥散着红光和透着一点点 ​​​​...展开全文c
前两天鼓起勇气和老板聊了毕业找博后的事情,老板非常的supportive。 其中最让我动容的地方是,当我提起要不要去领域里最大拿的bruce组时,老板说别去,bruce是非常传统的欧美男人,每天雪茄钓鱼,女性很难进入他的圈子,他从来不扶持女性找教职,虽然他们组也有女博后。去他的组做博后对我的职业发展 ​​​​...展开全文c
实验不易,猫猫叹气😮‍💨 ​​​​
老板一个好朋友来我们实验室亲自学实验,是一个功成名就和蔼可亲但是废话超级多的老头。我和同事教完他以后,他给我们极力安利德国Junior professor,说什么对少数族裔女性非常友好,还说德国大学希望有更多的少数族裔female model。
我同事👱🏽‍♀️:哇哦,这是叠buff吗?那我们是亚裔女性,但 ​​​​...展开全文c
是谁早上五点起床六点实验,干一整天,就为了证明这个实验做不成。
哦,是我啊。 ​​​​
办公室的同事们,舍友不是在投文章就是在修文章导致大家mental health都很不稳定。每天上班和同事骂editor,骂仪器,下班和舍友骂reviewer,骂傻x文章。感觉听了,说了这辈子最多的脏话🤬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