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 我发现只要是我认真写的东西九成九是没人看的[单身狗][单身狗][单身狗]
扬名立万超话
《扬名立万》是很完整的悬疑喜剧片,有足够密集的笑点和足够悲凉的底色,将残忍的故事编织在温良的脉络里,加上丰满自洽的人物、完成度够格的推理和反转,走出电影院的时候心里居然有一种暖洋洋的满足感——血淋淋的故事还是可以被“善良”和“正义”消解的——大象依然还在,也许快 ​​​​...展开全文c
//@东食西宿的贼贼:[哆啦A梦害怕]//@说起葱茏意_third://@_标准烛光_:后来人[拜拜][拜拜][拜拜][拜拜][拜拜]//@第二只喧哗的枳猫://@洞庭有归客:贵清魔幻现实主义系列//@Flip-Flops人字拖:大唐魔幻现实主义系列[摊手][摊手][摊手]
什么是自由,谁来定义自由,应该问问图片里这个时期的人们,当他们在批判马燕秦和翟曼霞时,他们在批判什么?那时若不对,现在便对了吗?再过四十年,又会如何? ​​​​
  • 长图
  • 长图
是的。//@荞麦chen:更麻烦的是,一个选择不婚不育的男性,过得也会比同样不婚不育的女性容易很多。女性不婚不育的压力很大,也很难在这个前提下实践各种亲密关系(男的就可以)。[允悲]所以“不婚不育”也并不是终极答案。
昨天有人提出一个问题,就是说:
为什么男性找伴侣,可以向下兼容(金钱、学历、工作),而女性找伴侣,却好像在传统规律上比较难以向下兼容?或者说,至少大部分时候,周围人不鼓励女性这么做?(是不是被洗脑了呢?是不是不平等呢?)
我思考了一下,发现问题问错了。
应该问的是:为什么男性不管找 ​​​​...展开全文c
啊 这个可爱!
快来数数#马佳南枫王凯余笛三分钟唱了几首歌#[来]@余笛SERAPH 想展现“正经美声”的实力,却逐渐被@马佳Tenor@南枫Ricky@王凯歌剧演员 带跑偏~这首“非正经”的《正经组曲》喜剧感十足,原来美声也可以用来“演小品”[哈哈] #CCTV网络春晚# LCCTV网络春晚的微博视频 ​​​​
我说,你们把这个叫烂尾,属实有点没见过世面里哩(不 ​​​​
勇敢点开《开端》。
开玩笑,我堂堂镇魂女孩,怎么可能被“烂尾”两个字唬住。
我敢保证十年内都不会有剧的结尾能烂到令我惊奇。 ​​​​
哈哈哈哈哈哈哈经典咏流传//@反射弧超长星人影九:哈哈哈哈导演肯定是想从他那儿学到点什么//@英明神武萨摩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想去枫叶国吃牛肉:禁止随便大小爹❗️
来邵艺辉导演请大家看的《爱情神话》特别放映场,放映后的问答环节和影片里的女性视角形成了完美互文,部分男观众抢到提问机会后,开始长篇累牍的讲述自己对电影的理解,甚至有个在谷歌工作的哥上来就自我介绍,介绍完了还问导演知不知道谷歌。

请部分男士跟我复述以下句子:我不重要。我对电影的解读 ​​​​...展开全文c
对对对,她也是理想主义浓厚的《台下十年功》里被男主角从小到大魂牵梦萦着、深深祝福着“她幸福了就好”的萌萌。//@MollyEsWerdeLicht:必须转这条
好爱三板大斧子的一点是,它没有把蒋诗萌当作“一个胖胖的女生”去使用,也从来不让诗萌扮丑搞怪,或者开身材容貌身材的玩笑。

诗萌美丽可爱还什么都能演,
有时是《走花路》和《梦幻丽莎发廊》里的年轻女孩,就是最标准的女主角(《走花路》是临时换成史策的,原本团体设计是诗萌演);
有时是被深爱 ​​​​...展开全文c
//@说起葱茏意_third://@空巢老精:马个体检//@Eyebrow_who://@别样不二://@释小空:存个体检。虽然我们单位安排的体检我有两年没去了=。=
大家好,我是李医生。

我以为去医院体检是个很简单的事情,我每年会给爸妈安排一次体检,3000元左右,已经妥妥的了。但是最近很多读者跟我留言,要我分析体检套餐的利弊,哪些合适那些不合适,项目太多了,乱了,怕花冤枉钱,也怕该花的钱没花出去。

甚至还有几个朋友拿着某宝上的体检套餐发给我,让 ​​​​...展开全文c
眼泪有想掉下来。
“我建议心碎的少女,多研究一下理论物理,说不定哪一天,人类就会证明多重宇宙的存在。在另一个平行时空里,将有无数种可能性。”——霍金 ​​​​
重新想起这一条,再转一次[干杯]
人是万物的尺度。不要被才华和才华的持有者绑架。他打动了你,但有价值的是你,你得有自己的判断。 再好的作品,觉得哪里恶心了,千万勿惮言。 ​​​​
[心]//@山上天下:他们生也快乐,死也快乐,杯子里总有酒喝。
当年我曾轻率地说,他若死了,我就活不下去。可是他死了,我却照样活了下来。但是每当我回忆起此后所经历的一切时,我总是问自己:我这一生究竟有过什么东西吗?我回答自己:有过的,只有过一件东西,就是那个寒秋的夜晚。世上到底有过他这么个人吗?有过的。这就是我一生所拥有的全部东西,而余者不过 ​​​​...展开全文c
也很离谱就是这话男人来说就tm好像比女人说 显得有理。//@说起葱茏意_third://@莉莉安说道:好家伙,有男人说个正常人话就显得如此难得了,啥世道。[挖鼻]//@我是落生:棒//@字幕少女:正常男性发言[赞]//@卡李:[挖鼻]//@韦恩庄园常驻代表P00L:我会转发一些正常人//@MianchaEsther:不愧是父王!
本煜对杨笠的事发声了
杨笠说了句“你这么普通,又这么自信”,就沸沸扬扬人神共愤好像这句话有多大逆不道似的,但“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和“最毒妇人心”被曲解了那么多年,当成攻击所有女性的背书,哪朝哪代也没见几个人站出来辩驳。欠下的东西是要还的,何况相比之下,这句话要温和谨慎又准确得多 ​​​​...展开全文c
//@木遥:而他两天内就核酸转阴了,也就是说如果他买了另一天的票,这事从头到尾都不会有人知道。残忍荒诞的随机性。//@双榆树大辣椒: 像是古代传奇小说的戏码,这种过于详细、不保护隐私的流调已经在过去两年不同城市里伤害了那么多人,没想到阴差阳错撞到一个苦命人,命运谁也没垂青,只是戏弄。
当初用一具无名尸完成结案的人怎么也不会想到,会以这种方式东窗事发。
命运种种诡异的转换,永远的未解之谜。 ​​​​
//@ieaber:如果不是汉语这几年演化得博大精深,谁能知道还有“越级up访”这种东西存在,荒唐程度超过恶意讨薪,可能和“善意讨薪”一样充满了大大的?
要不是疫情引起的坊间传言,相信不少人估计绝大部分是年轻人都不知道老秦还有个群体叫访民。 ​​​​
//@光明处是你我归处://@t3eVoice:“2021年10月12日,他们看我上访,说有个尸体是我儿子,让我去荣成市第二医院认尸。我就觉得不是我儿子。我说要化验尸体的骨头,他们也不愿意。这个死尸刚被发现的时候,我就问过派出所,他们说不是我的儿子。我一上访,他们为了结案,就说是我的儿子。”
#对话流调中最辛苦的人#:来北京找儿子、凌晨打零工补贴家用、寄的信是上访信】1月18日,北京市朝阳区发现一例核酸检测阳性人员,后经进一步检查和专家会诊,诊断为新冠病毒无症状感染者。该名无症状感染者的活动轨迹显示,从1月1日至1月18日的18天时间里,其工作范围涉及东城、西城、朝阳、海淀、顺 ​​​​...展开全文c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