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覆@老玉米成精掰白摆:我记得是化学老师,也可能是物理,两个实验室隔壁。我没上过他的课。我的数学老师和他同一间宿舍(他媳妇是山西的,所以他住集体宿舍),当晚看他哼哼唧唧不睡觉没在意,然后就不可能再见了——他从东区锅炉房的大烟囱跳下去,大腿戳进了腹腔,当场毙命。
“书报资料中心 发行科 库房”,段祺瑞执政府旧址。 2北京·段祺瑞执政府旧址 ​​​​
回覆@欢乐的马小跳: 他聪明,有语言文字天分但数理化三门皆差,是容易自我激励昂扬的人。他是最初一批,但他真算不上最核心的主要创始者。在最初的那批人中,其实只有他和另一位生在贫户。他是贫寒子弟,另一位相对好些。那时候的我和一些同学都觉得这种偏科偏到单臂狗刨却敢于中流击水的苦孩子很棒。
“书报资料中心 发行科 库房”,段祺瑞执政府旧址。 2北京·段祺瑞执政府旧址 ​​​​
回覆@京哥5850175220: 不是。我们没有姓卞的校长。8月26日晚饭后是斗黑总头邢家鲤(大学党委分管我校的委员)黑大头万邦儒(校长)黑二头韩家鳌(副校长)小爬虫张秀珍(校办主任)和顾涵芬(团委书记),以及大流氓刘树华(化学老师)。都被打得很重,刘没有挨整得挺着的经验,当晚自杀。
“书报资料中心 发行科 库房”,段祺瑞执政府旧址。 2北京·段祺瑞执政府旧址 ​​​​
回覆@未成年萌叔: 那帮人的先人也是被揍出去的,资格要比老蒋老好几辈儿。公家花钱组织”海外东干杰出人士故乡行“,让那帮人的宣教老师(Akhund)站在西安拍城门,边拍边喊”俄回来了,娥回来了,蛾回来了”,也不知道是几个饿回来了的意思。//@未成年萌叔 :印象还停留组织在东 干 流民拍城门
溪口镇栖霞坑村,藏于雪窦山西南侧峡谷之中,不少明清遗建保存至今。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润庄,又名洽成昌门,始建于1870年左右,是蒋中正拜把兄弟王恩溥祖父王海水在上海经商发迹后所建,如今仍居住着王恩溥的侄辈。据说王恩溥轻功了得,与蒋中正抵达宁波时被军阀围捕,为掩护蒋逃脱时被俘,于1918年中秋 ​​​​...展开全文c
回覆@刘亮_: 叫他老蒋怎么了?我又不是西安后宰门小学朗诵团,我不会含泪给连战父子表演”连爷爷,连爷爷您回来啦!您终于回来啦“,结果吓得随后访问的宋楚瑜专门向有关方面提出”希望不安排类似节目,希望防止同类事件发生,希望不要使用爷爷之类称呼“。//@刘亮_ :……为何直呼老蒋,是否不太尊重
溪口镇栖霞坑村,藏于雪窦山西南侧峡谷之中,不少明清遗建保存至今。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润庄,又名洽成昌门,始建于1870年左右,是蒋中正拜把兄弟王恩溥祖父王海水在上海经商发迹后所建,如今仍居住着王恩溥的侄辈。据说王恩溥轻功了得,与蒋中正抵达宁波时被军阀围捕,为掩护蒋逃脱时被俘,于1918年中秋 ​​​​...展开全文c
回覆@机吉斯卡: 韩信这坏蛋坐在树下休息,屁孩儿爬到树上给他头顶撒尿,他说尿得好,奖励一块钱,拿去买糖。他走后又有人到树下,屁孩儿觉得反正我人在树上,顺便给他也尿尿,再挣一块钱,两块钱能买巧克力。结果那人当然因为大尿淋头生气了,随手就把屁孩儿砍去往生了。
“混合像元就是波谱分辨率的东西”
经典无知者无畏,胡搅蛮缠。 ​​​​
老蒋对溪口始终关切。49年后有派遣的和潜伏的分别报消息。什么地方修了条路,谁的儿子当了会计,哪个房子改了车间……这些非常细碎的事情至今睡在旧档里。在他去世后的最初几年,惯性还在,于是还有“匪在亭下修水库,王恩溥的坟迁至20里外的栖霞坑,坟前树的是原碑”之类没人关心的琐事报回去。
溪口镇栖霞坑村,藏于雪窦山西南侧峡谷之中,不少明清遗建保存至今。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润庄,又名洽成昌门,始建于1870年左右,是蒋中正拜把兄弟王恩溥祖父王海水在上海经商发迹后所建,如今仍居住着王恩溥的侄辈。据说王恩溥轻功了得,与蒋中正抵达宁波时被军阀围捕,为掩护蒋逃脱时被俘,于1918年中秋 ​​​​...展开全文c
回覆@用户isjzpv9alk: 8月1日舵手写“我向你们表示热烈的支持”时,这位主创人之一当然还不知道,那天他组织大家去颐和园,万寿山下水穿衣横渡到龙王庙。他好心好意喊个船把大家的鞋集中运到了龙王庙,结果让人骂惨了——800多双鞋混成一堆了,那个是俺的?三星期后主持打校长,他简直变了个人。
“书报资料中心 发行科 库房”,段祺瑞执政府旧址。 2北京·段祺瑞执政府旧址 ​​​​
回覆@用户isjzpv9alk: “预651班个别人纠合圆明园黑会”是66年5月29日。那天成了后来只纪念过一次的“红〇兵节”。然后6月2日正式使用红〇兵名义贴出“誓死保卫…专政,誓死保卫…思想”。8月1日舵手写了“我向你们表示热烈的支持”的信。//@用户isjzpv9alk :回复正牌瞎溜达:1966年8月1日
“书报资料中心 发行科 库房”,段祺瑞执政府旧址。 2北京·段祺瑞执政府旧址 ​​​​
这堵墙里的这间房,曾是得到了导师和舵手亲自回信支持的古往今来从无到有的第一支红〇兵的主要创始人之一在改革开放后献身四化建设的地方。处于新时期的此处的我的这位老学长早已恢复了很温和而且很会领着人干活儿的旧貌,很难让外人联想到他是普天之下所有的红〇兵的始作俑者。
“书报资料中心 发行科 库房”,段祺瑞执政府旧址。 2北京·段祺瑞执政府旧址 ​​​​
回复@工-作-树-洞 :不用猜>>> 1/不必什么都以网上有没有为准绳。2/这个现场在四川资阳安岳的盘龙村。3/邓文应是海空雄鹰团出身,在辽宁舰飞,现役。//@工-作-树-洞 :一般情况下,活着的一等功臣都不多见吧。这位同时立下一二三等功的大英雄,在网络上找不到英雄事迹。奇怪啦,您能给猜猜不?
纪玉祥生前是74军153团团直侦察队队长,该团驻隆回县芭蕉塘。雪峰山会战前他到邵阳县城侦察,返程在长阳铺遭遇日军阻击牺牲。此后,他的团长王梦庚率队抢回遗体葬在隆回县寨建村李秀南家菜园子。对岸忠烈祠有祀(J5-21)但牺牲时间小误。立此碑的王梦庚49年1月10日于河南永城阵亡(时为少将师长)。
一个在抗战中阵亡的中尉墓碑,历史让它断成几瓣,志愿者弥合伤口。千疮百孔的抗战史,我们要不懈寻找真相。 ​​​​
回复@吴俊宸:1和2都是Marc Riboud拍摄。时间57年4月8日。地点勤政殿。晚宴。第1张是他向来访的Józef Cyrankiewicz敬酒后浅酌,第2张是他随即转身趋前与片中仅存一只手的Dama Cyrankiewicz碰杯。时间延续,动作连续,根本不存在臆想的换酒。纪录片还在呢。今后请勿推送这类”据说“给我。
据说,当时教员喝了一口茅台酒皱起了眉头,旁边的总理看到了,赶快叫服务员过来给他换上了山西汾酒,他开心地笑了。 ​​​​
稍后,王兴湶先生参加了战时中国最著名的兵工摇篮,附设在由南京迁到重庆的兵工署第二十一工厂的第十一技校的创建并登台授课。这所掩护名称为士继公学(士可拆解为十一,继是技的谐音)的学校先后更名十六次,逐渐成长为后来的兵工高等教育重镇,现今的重庆理工大学。每一步都不易,但是都走过来了。
卢作孚先生与民生轮船公司,同学们是晓得的哈。但他当过四川省建设厅长,恐怕就不知道了吧?我也是昨天在重庆建川博物馆,看到了此纸才想起历史上的这一页。

早上好,吃饭没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