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demoiselleCherie-Luna

MademoiselleCherie-Luna

人间观察异闻录
超过1000人正在使用
我总结了很多28+人类的感情纠葛后得出一个结论: 严谨一点来说,很多人的“前任”甚至不算前任,只能算“彼此睡过的有感情纠葛的朋友/熟人”。 ​​​​
年轻的时候梗着一股劲儿,要做自己,所以干啥都有劲儿。

现在已经做了好多年自己了,发现做自己好无聊啊。没劲儿了。 ​​​​
一千万个人的难 vs 一个人的难
参加国际电影节,能很清晰地横向比较出各国人民对“痛苦”的理解,第三世界国家导演拍出来的痛苦是国恨家仇,是血肉模糊,是肚子大了被裁员,是毕业即失业回到萧条的故乡,欧洲导演拍出来的痛苦是空虚,是无聊,是嗑药overdose,是冬天忘了吃维生素D后的存在主义迷思。 ​​​​
纵观身边couple得知:如果你觉得自己的另一半情绪稳定不作不妖 甚至异常稳重,先别高兴,你可能已经出局了。 ​​​​
为什么简中做不出好的付费内容?因为但凡有点门槛的付费内容都会被冠以“薅羊毛”,久而久之就只能听商业赞助内容。要不然为什么产出内容 用爱发电吗?

分享一句某个关于游戏的播客里的对话:
有人问我说,在绝地求生这个游戏里免费玩家可以玩,付费玩家也可以玩,那付费玩家得到了什么呢?
答案: 付 ​​​​...展开全文c
前几年八月份我和朋友都会带着蛋糕和史努比去海底捞给史努比过生日。店员问我们是谁过生日,我说是史努比。然后他们就全部载歌载舞的过来给史努比庆生。
其实从去年十二月后,内心有些东西是真实的崩塌了。说起来可能有的人会觉得很形而上,但是这些我被规训到无法明说的内容,构成了一些很深远的期望,在这些期望里我以为未来会更好,道路是曲折的 但未来是会更好的。

这份希望破灭之后,所有生活中的小确幸都显得无所谓了。

一起毁灭吧。 ​​​​
昨天朋友问我:你做内容创意不是会有很多灵感吗 也会无聊吗?

——一个成熟的内容创意工作者,绝不可能是只靠灵感吃饭的。灵感之所以叫灵感,就是它昙花一现转瞬即逝。而需要长期稳定输出的创意工作 需要的是2%的灵感,50%的方法论,48%的坚持(随便写的配比,差不多意思随便看看)。艺术家可以说 ​​​​...展开全文c
一个非常不知好歹的要求:

以后发奖的时候能不能顺便把官方图也给拍了一起发来,就像pr给媒体的资料包里一样。省得拿到了还要自己拍,很累。 ​​​​
每天都活得很痛苦,之前靠“年后说”撑了一下。现在过完年了,没借口了。

就是很痛苦很无聊很麻木,纯粹依靠惯性在生活和工作。昨天和大学好友聊了几句,说这几年的我们和前几年最大的不同在于失去了色彩,人变得钝了。

看不到人生的解法,这不是去旅个游换个地方生活or结个婚做个项目能解决的问题。 ​​​​...展开全文c
最近很爱听半拿铁的节目,尤其是骗局系列。这是财新十年下架后我第二个听得如此痴迷的节目。

在一定程度上这些节目给我带来了心灵马杀鸡的作用,心想:这些人干这么大骗局屁事没有,搞砸那么多事情还敢东山再起,我们普通人就不要在excel发错群 可视化图表做得不够好看云云这种事情上折磨自己了。 ​​​​
就是我每次路过都好奇制作这个物料的人咋想的 ,为什么要把塞脑壳的位置放在王一博的胯下?是电影里有这个梗,还是怎么回事。 ​​​​
深度怀疑满江红是绑架了十个春晚小品的编剧来写的剧本。 ​​​​
流浪地球2和满江红别吵了,都很难看。
满江红吧,官博发疯比电影好看。

不由得让人怀疑,智子是不是在封锁人类科技之前就先封锁了中国院线片水平。 ​​​​
凑合看看 一些可爱碎片 剩下两张实在凑不出来了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