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艺术博主

查看更多 a
2021-12-8 18:03 来自 iPhone 13 已编辑
置顶 新作《春梦无眠宫图》
120*72cm

这张画断断续续画了一年多,纯工时也有七八个月了。创作期间就像和画面搏斗,好几次都快崩溃了。这是我未来创作主题"生活·神话·命运"的第一张作品,主题很大,路还很长,想说的就在画里。

这张画的艺术微喷也会开售(现已售罄),详情见评论。 ​​​​
  • +9
我喜欢余秀华//@余秀华:回复@一個人的浪漫_自由中带点孤獨:拉倒吧,你脑子棒夹死了。我就是我,我真不屑于和任何人比,无论他是谁。我不希望你们拿一些名人来黑我。那就是蔑视我,懂吗?//@一個人的浪漫_自由中带点孤獨:如果是把杨绛的,莫言的说成是你写的,那真的是抬举你了,应该感恩。
抖音里很多卖书的营销号,他们写的文案都不是我写的。还有抄袭什么杨绛的,莫言的,硬说是我的!很无奈。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安静,低调,但是不得不面对无数诋毁和侮辱。我不喜欢叫苦 ​​​​
今天 12:35 来自 iPhone 13 已编辑
酒神先用镜子肯定自己,再用镜子肯定镜子,这已足够,不再需要一个神圣的旁观者。而我喜欢神经胜过神圣,神经是自我的,而神圣常常是抱团取暖的陷阱//@自杀节奏:“ 如同肯定的权力,狄奥尼索斯在他的镜子中叫唤出一面镜子,在他的指环中叫唤出一个指环:需要第二个肯定,来让肯定本身受到肯定”Deleuze
生命一旦被确立价值的高低,其生命固有的神圣性便暗淡了。 ​​​​
今天 12:03 来自 iPhone 13 已编辑
神圣性是生命固有的吗?有时神圣性正是分出价值高低的某种指标,因为人需要这种虚拟带来的安慰。如果神圣性是可暗淡的,这本就说明了生命不存在这种本质,这只是一时的性状,是可以异变的形容词。没有了这个,一样可以尊重生命。有了这个,一样也可以戕害生命。神性不是必要的,更本质的是虚拟本身
生命一旦被确立价值的高低,其生命固有的神圣性便暗淡了。 ​​​​
转发微博
Max Ernst (German, 1891-1976), Paysage [Landscape], 1923. Gouache on paper, 61.5 x 47 cm. ​​​​
今天 08:42 来自 iPhone 13 已编辑
战士的话语也很适合庸众们用以互相攻击//@李以亮://@止庵:废名批评晚年鲁迅的话,很有道理:“干脆的说他是不相信群众的,结果却好像与群众为一伙,我有一位朋友曾经说道,‘鲁迅他本来是一个cynic(愤世嫉俗者),结果何以归入多数党呢?’这句戏言,却很耐人寻味。”
鲁迅平生最恨两类人:一是伪先知,一是庸众。他当然不希望这两类人或真或假喜欢他。我(个人)觉得,轻易别跟他谬托知己。 ​​​​
烂透了,这种屁事太多了,抄袭都不算最恶心的,美院这种拿腔作调不学无术贪污腐败的傻逼很多,还有不少当了领导//@南山金皮皮K_Pi11:大一军训的时候是我们辅导员,得意洋洋说自己是保研的[哈哈]画一直都是抄日本画家的,系里大家都知道,但是学校也不管,现在看都上到北大博士后了,估计有点背景
彦家帮超话 我竟然被国美的博士抄袭了,真是没想到···
还抄了三张,不仅如此,连改了的部分也是抄的。我震惊了·······

本来我做视频的时候,名字还打了码,觉得还是不闹大,
结果看他在评论区发言,又是删评论又是改图的顺序。那我就直接发出来了 L是彦弛不是彦驰的微博视频 ​​​​
妙啊
所有默默抄袭我的,搬运我的,都可以获得我的祝福!
好喜欢被抄,有种被暗恋的感觉。(这么说是不是太自恋了)\(//∇//)\ ​​​​
5月21日 17:42 来自 iPhone 13 已编辑
白衣维纳斯鏖战大档头,督主迪奥对决JOJO小队,被车轮战消耗力竭而亡。胡金铨的镜头感特别好,从龙门客栈到侠女,他的大决战总有一种迷幻诡谲的气氛,又灵又邪。 ​​​​
树枝也可以穿过月光
[浮云] 哲学与诗歌或艺术之间的关系,佩索阿的这首诗提示了一种路径。
《月光穿过高高的树枝》

月光穿过高高的树枝,
所有的诗人说
不只是月光穿过高高的树枝。
...展开全文c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