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七点半起来抱着宿醉的脑壳子洗了个澡。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了一个半钟头终于坐上了去滑雪场的车,人已然全麻。比麻花都麻。 ​​​​
他們在虛無里淪陷
他們沒有無根的憂愁
他們狺言狺語
是無亮的瞳孔
他們張牙舞爪
是失掉的記憶
他們終將死去...展开全文c
在大光头先生的课上看大光头 ​​​​
我像是一條乾涸的溪流
魚蝦的骸骨是我死去的夢
皸裂的河床是我空乏的魂
泛濫的雜草是我貪婪的殼
偶爾翻出的蚯蚓
是我頑固的脈搏 ​​​​
直到光陰逝去
有一天
我走進深海
化作一頭蓝色水怪
在回憶的門前踱步
在岸邊的石礁旁
等了你一萬一千六百四十多個小時...展开全文c
我大學的生猛
其實也只是被錘過的生猛
我早在上大學之前
就已經被煽了
我失去了最原始純粹的野性

我想...展开全文c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