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言俗语取向面面观

文/袁敏杰

在我们的传统文化里,有一句貌似振振有词高大上的说辞: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朝野江湖士民却也有一种共识:...展开全文c
小品文:大米灵秀 小麦粗犷

文/袁敏杰

此前的博文与微博里说过的,阅读贾平凹散文作品,这“鬼才”在一篇文章里说到大米与小麦的形象,说是小麦形似女性生Z器,大米形似男性生Z器。亏得这厮想得出如此X感的比喻,也就还真不负“鬼才”之誉了。调侃一下这厮:大瞎(哈)怂,真够流莽滴!

不 ​​​​...展开全文c
此一时彼一时

文/袁敏杰

彼时崇尚批评与自我批评,
此际风行表扬与自我表扬。
...展开全文c
“泼妇”与“泼男”

文/袁敏杰

男尊女卑、歧视女性,也是我们根深蒂固的“传统文化”之一脉,乃至“国粹”。

在这方面,至尊至圣的古圣人可谓言传身教,率先垂范,功不可没。...展开全文c
俗语探微:逛山、逛客、逛遛锤

文/袁敏杰

敝人对家乡方言俗语颇感兴趣,热衷于集纳、欣赏与体味,却都是即兴性的,难成气候。有朋友建议我在这方面下些功夫,有所成就;则回告这位朋友,我缺乏那种心性与心志,即兴而为,过后也就罢了,就像猴子掰包谷,充其量也就是“票友”性 ​​​​...展开全文c
锅人需要注入上海精神

文/袁敏杰

过去锅人几乎无不重百、向往上海产品,尤其轻工产品生活用品消费品,那真是钟情有加。敝人结婚时便费尽周折托人购买了上海大白兔奶糖、为妻子购买了上海女士手表,也为婚礼增光添彩!

物换星移,时光流转。...展开全文c
听老袁头讲故事:小喇叭广播电台现在对老揣广播

文/袁敏杰

日前中学老同学、老战友LHC来了一通电话,闲传谝了一河滩,且与其妻子聊了许久,谈起活法颇投机。

老L又问起我是否新开张了博客,我说没有,他说看不到我的文章了。我对老同学撒谎却有缘故的:这些老战友的观念与我 ​​​​...展开全文c
欣逢通假字繁荣昌盛的时代

文/袁敏杰

这是一个通假字词空前繁茂的时代。

尤其网络上的通假字词,目不暇给,俯拾即是,随处可见。...展开全文c
家乡民间俗语欣赏

文/袁敏杰

敝人家乡Q地冠中西府传统文化文脉底蕴深厚矣!

就说民间口语,虽多有乡土转音,但如果“正本清源”,廓清原貌,则多是简洁的古汉语,口口相传,代代沿袭,经久不衰。比如:将肩膀叫“加过(音)”,实则“胛骨”也;又比如:“颇烦”,颇为烦人的 ​​​​...展开全文c
该怎么看待历史?

文/袁敏杰

好像有说“历史是一面镜子”?

可该怎么看待历史这面“镜子”呢?...展开全文c
为人处世处事 还是低调些好

文/袁敏杰

三国魏人李康的《运命论》中有曰:“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

其意思大约是说,如果一棵树比整个树林都秀美挺拔,那么风就一定会摧折它;如果一个土堆突出于岸边,那么水流也就一定会冲掉它 ​​​​...展开全文c
终于送达的一封信:致一位网友

文/袁敏杰

XX网友:

我们相逢相识相知在网络空间,且曾经来往(互动)频频,可谓“过从甚密”。完全可以这样说:我一直视你为挚友、诤友、智友、善友,且至今亦然。...展开全文c
大凡世间物事人,没有“如果”,只有结果

文/袁敏杰

有时候面对地球村一些纷争与纷扰,竟会“老天真”地想:

如果地球村曾经没有发生过那种遽变与阶梯,没有打破那种平衡格局,那该多好?...展开全文c
“留白”:何尝不也是人生艺术

文/袁敏杰

“留白”,据说是绘画艺术术语,大概是说画幅不要填充得太满,留些空白、留些遐思、留些想象的空间……

则想,“留白”,何尝不也是一种人生艺术与智慧:...展开全文c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