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布面丙烯 120x120 ​​​​
上海会讲话,讲她的现在和过去,讲她的语言,她的曲折记忆,她的男人和女人,她讲什么都可以——我一直以来的感受。 ​​​​
“爱以闲谈以消永昼” ​​​​
“从第424页到第442页,在18页的篇幅里边大致可以数出48个“不响”。细分一下,计有23次阿宝“不响”,外加一次“大怒”,由此也可见阿宝是当然的男一号;有的读者还猜测他是不是就是作者本人的化身。8次沪生“不响”;7次“大家不响”;3次“小毛不响”,是由沪生转述的,称赞病中的小毛有种,是条汉 ​​​​...展开全文c
……画画容易满足,画完了你可以整天看着它,文章不能一直看着,这是不大一样的。 ​​​​
找图片撞见这个旧照,我20岁与某棺材的合影,我曾躺入过一回,等盖上了盖子(图3),发现里面不是一般的黑,板缝外也不是一般的白……为它写的那短篇,发在1986《上海文学》9月号上,主编是周介人老师,这些记忆,这本刊物,有多少岁了……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