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了我吧,站在楼梯边特别渴望有人来推我下去 ​​​​
暴力让人觉得爽要一刀下去干净利落,而不是黏糊糊的撕裂。 ​​​​
谁是杀人犯的童年也不为过
中式恐怖。从来不是关于爱,只是关于掌控与服从。 ​​​ ​​​​
  • +4
在我的构思里INTJ和ENTP可以为了推翻旧世界而合作,但是他们会在是否应该建立新世界而分道扬镳。

INTJ骨子里认可规则,他想要的是改变,某种不合理的制度因为改变而变的合理起来。他骨子里认为世界的运行需要拥有制度,他认可制度存在本身的合理性。

但是ENTP更加追求自由,他不认可制度本身,在破除 ​​​​...展开全文c
不是强迫也不是等待,是引诱。

给我一个机会吧。 ​​​​
如果现在去死,是不是远超同龄人几十年? ​​​​
当纸牌屋的男主和妻子说到,我们没有时间睡觉,要整夜计划的时候。我觉得我靠,好酷! ​​​​
或许是年长者曾经经历过物资的匮乏,所以看一些年长者吃东西的时候,能感觉到他们流露出一些奇妙的感情,原谅我作为一个情感大颗粒的人的无能,因为我觉得它像是一种享受、满足、但是又带着一些悲伤?总之是一种我在我同类人身上没见过的情绪。 ​​​​
实际《性别概念消失前夜》我是写了大纲了的。但是很可惜,那天看电影我拿着A4纸手写了大纲,昨天我拿着大纲反复辨认,很可惜,我并不认识我的字。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