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 刚从老师那里听到,长沙有名校的高中竞赛生自杀了,据传可能的原因是有人做了手脚,但也无法证实,他和金牌失之交臂,错过了去北大的机会,学生和家长双双跳楼。

听到消息难过了好久,在想,如果我是他身边的人,我一定要告诉他,如果你心里真的北大那么重要,别伤害自己,查明谁做了手脚,去闹大,闹 ​​​​...展开全文c
@N和周周 是我中文系的师姐,毕业上班了一阵,失业了几个月,去了庙里工作。我做播客之初,就想请她来聊聊,一直拖延到她被三联写成了爆款,我觉得那篇稿子远远没有写出她的灵气,所以做了这期播客。

我有非常能理解她的地方,比如“随波逐流”,抱着“玩一玩”的心态去投递稀奇古怪的工作,本来只是 ​​​​...展开全文c
这些年我做人生决定的心态,很像以前农村里的姑娘,小时候看图书总想嫁个白马王子,长大后发现不仅看别人都歪瓜裂枣,渐觉自己条件其实也不太行,总之选择不多,一开始还想拖延下去,拖久了就发现家里越来越容不下,最后每天父母回家都要骂你早点去死,愈发还有要拳打脚踢的风向。最后只好匆匆忙忙找个 ​​​​...展开全文c
为了交学费,打开银行账户,发现凑不齐,算了一下缺口,准备去找父母。这种瞬间真是辛辣啊。 ​​​​
5月22日 20:30 来自 iPhone 12 已编辑
看了一个北美华人YouTuber的视频,历数自己的人际圈子里,这个谁,那个谁,毕业几年内,进了湾区哪家大厂,拿了多少工资,多少股票期权,谁拿20万刀是低于平均水平,谁拿了30万刀以为自己已经很多了,结果没想到还有谁是40万刀,然后不管拿了多少都要做好准备人到中年跟自己和解,艰难地原谅自己此生没 ​​​​...展开全文c
看了个美国码农介绍自己工作的视频,现在体会就是,“有舍才有得”是蒙骗教育,人家就是可以什么都想要,美国码农真的什么都有。 ​​​​
午睡做梦,梦见在家乡的牛棚里洗澡,牛棚里有一只大黑猫。我一进去,大黑猫就开始发疯扔东西,我问它,“你为什么不乖?” 它尖叫,“没人爱我,我就不乖!” 我惊醒了。 ​​​​
“如果70天物资短缺都没让作者适应环境发现美好那还挺可惜的。” ​​​​
为什么有小寒就有大寒,有小暑就有大暑,但只有小满没有大满呢?这里面有多少传统中国文化的智慧?快来看看2019年于丹老师的公众号原创文章吧! ​​​​
真心喜欢这个!
我是典型油痘肌,额头经常长闭口,这几天腮边长了一些又红又肿的痘,用手摸上去还挺疼。我朋友实在看不过眼,给我寄了一堆护肤品,这段时间我没别的事就在家护肤,用下来这个绿管子的瘪痘效果相对比较优秀。

样子是薄荷绿的透明凝露,闻上去有一股淡淡的药香,抹上去清清凉凉的。耳后测试没有过敏,第 ​​​​...展开全文c
抄别人的东西该死,抄别人写得不怎么样的东西就该死两次。被抄很不幸,被刘德华和奥迪抄是不幸中的万幸,至少还能赔点钱,涨波粉,如果是被抖音快手小红书上的野生哲学家抄去,你维权还是给他们二次引流。我只能说,凡好的坏的就都偷着乐吧! ​​​​
《爱,死亡和机器人》第三季里最喜欢的几个画面 ​​​​
下楼拿外卖,碰到一群大人小孩,在保安室排队签字,拎着大包小包要今晚离开上海。希望他们好运。 ​​​​
理工类专业分为三类:写码专业、可转码专业和转码都不要的专业。
文科类专业共分为三类:考公考编专业、可转码专业和可撤销专业。 ​​​​
随便点进去一个慷慨转发《中文大约的确已经死了》痛惜中文低幼化的学弟的朋友圈,六天前发了一条“​你永远可以相信汤普森[心]”,二十天前发了一条“午饭味道真的绝绝子[舔屏]”,三个月前发了一条“咱就是说,很难不夸[悲伤]”。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