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 笨一点。O2021年书目一览 ​​​​

2021年书目一览

略去评论,只列了读完的书,草草翻过的不算。读完里还有精读/泛读之差,就不标明了。希望明年的我再笨拙一点。
小年,收拾房间,有些东西堪比追忆似水年华里的玛德琳蛋糕。少女心事总是诗。 ​​​​
今天的两件小事。

下午,临出门前,我妈指着jk短裙:多大的人了,你赶紧换了吧,这跟光屁股有啥区别?

晚上,我循循善诱小侄女:我教你个词吧,礼尚往来。你看,我都给你买这么多好吃的了,你是不是得让我玩玩你的仙女棒?她说,好吧,你一个我一个。放完后,我们又拉勾,下次再一起放更大的。

啊, ​​​​...展开全文c
我妈:你爸同事要给你介绍对象,26岁,博士。让我给拒绝了。
我:…哦。(内心os:相亲也要内卷吗?从20岁开始?[睡]
配图为上午我在我妈车玻璃上画的画。 ​​​​
刚看了本书,作者是德国集中营囚犯,也是集中营的医生,用理性语言平静讲述了许多让人不寒而栗的故事。不适合晚上看,画面感略强。

为研究痢疾,拿双胞胎囚犯当人体实验原料。每天定量供应用野栗子制成的发霉的面包,上面抹含有褐煤的人造黄油,再配上 30 克用带病的马肉做成的香肠,全算下来食物热量 ​​​​...展开全文c
“知识分子通过各种各样的努力尝试理解民众传说时,总会映射出知识分子所处的社会性地位。在探索史实的方向上,越精细地进行历史学式的分析,传说越失去其固有的生命。将传说作为民众精神的展现而礼赞就会被政治利用,基于课题意识或者使命感高涨而进行传说研究则使其成为教化民众的工具,最终成为悲伤 ​​​​...展开全文c
看“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那篇对话,难过了一个上午。在数亿种不可见的可能性中,他被选中了,变得可见凸显。

混乱头脑里总回荡着《奶酪与蛆虫》的结尾:“关于梅诺基奥,我们知道的已经不少了。关于这个马尔卡托或马尔科,以及许许多多和他一样,生前死后都没能留下一丝痕迹的人,我们却一无所知 ​​​​...展开全文c
路遇一只喜欢拿屁股对着人的短腿猛虎。午后四点的斜阳把它烘烤得金黄酥脆。

那一刻,一架忧伤的飞机在云端吐出丝线,一只想玩捉迷藏的蚂蚁钻进土洞里消失不见,一条不值得钓的小鱼于岸边搁浅,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儿边发呆边在垃圾桶旁边有一口没一口地抽烟。

我问猫,你要去哪呀?它没理我,自顾自梳 ​​​​...展开全文c
咳嗽凶猛,被妈妈绑去医院照了胸片。医生是退休返聘的老中医,话很多。
医生:没事哈,开点药吧。
我:要片的,不要冲剂,不要苦的。
医生:那给你来点液体的吧,甜呼呼的。
他问,几年级啦?啥专业?快毕业了呀。你们这专业有前途啊。又讲起他朋友儿子在新华社工作,每天到处瞎扯,写过什么什么报道。 ​​​​...展开全文c
13:00考试,中午点了赛百味的外卖。驾校的狗追着我颠颠颠跑了半个场,我吃三明治,它就眼巴巴地瞅着我。
给生菜,不吃。酸黄瓜,不吃。西红柿,不吃。面包,不吃。肉,吃了。我三口,分给它一口。吃完,我把包装纸攒起来。见状,它头也不回就走了。
我是不是人,不知道,但它是真的狗。 ​​​​
北京的天气已不允许我在山上的亭子上看书。
不到五分钟,所有裸露皮肤的毛孔都灌满冷风,感觉自己像个行走的小雪生雪糕,帽子歪七扭八面目扭曲可憎的那种。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