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果設計創辦人

查看更多 a
【Converse 的冷墙】

我在台北,Annie 姐在东京,一双从上海寄出的礼物⋯昨天到了。感觉起来,现在,收到这双鞋,有破墙的痕迹。要多么的想要,送的想要送,拿的想要拿,发的想要发,才能让我在台北,一个还没开放的城市,收到鞋。昨天打开时,觉得包装内的粉尘,就是破墙后的碎石。

A cold wall 是 ​​​​...展开全文c
【公鹿的公路】

这一双鞋在我手上很久了⋯但一直都不能发。因为要等公鹿队先发⋯放着、放着⋯⋯就忘了。这几天看到朋友圈,就想起,当时知道Tommy有机会做NBA冠军纪念鞋时,心中的高兴。高兴的,是在Tommy充满上与下交流道的公路上,出现了一个明确的标志:“nba bucks this way”。

一路来,看着一 ​​​​...展开全文c
【As everything 】

As everything, as possible….这是我常对自己说的话。尤其是在多变又不可控、不可预期的现在,什么都能做,什么都敢想,变的格外重要。 remade 与 as studio 出的新年鞋,在鞋面上,就印了这句短言。

把设计公司养到成年,又开始养一个刚进小学的艺术⋯想想,还真的犯贱。因为面 ​​​​...展开全文c
【2022的第一份礼】
来自一鸣的态度。跩跩的上海腔调,拿着如意当球棒。这种灰色的幽默,是我在一鸣每一个雕塑中所看到的。(但他是不是上海人我不知道)

童心、童趣⋯在疫情中,越来越少。每次,看的、听到小孩可以为了一个我完全get不到的梗而大笑时,都会反思,我是不是又更老了?又更世故了?我是 ​​​​...展开全文c
【每个人的自在】

我画画,每天画⋯我有洁癖,有了一辈子。这两件事,非常冲突。坚持了一阵子干净的画画,但颜料、油漆⋯就如同青苔一样,在我的裤子、鞋上落脚。慢慢的,妥协了,安慰自己,身为高级油漆工,这是必然的。

回了一趟大陆,认识了一位新朋友。她很有趣,很自在,很舒服。因为她,有机会 ​​​​...展开全文c
感謝

抱歉,作者已设置仅展示半年内微博,此微博已不可见。 ​​​​

第一次,第一段的亮相。

再次感謝成都雙年展。
感謝總策展人、呂老、與大家。
@吕澎
#2021成都双年展# L蔣友柏的微博视频 ​​​​
【幸运的玫瑰】

女儿小名是玫瑰。她也是我的幸运符⋯在经过1小时车程、2小时等待、2小时飞机、1.5小时车程⋯到快要崩溃的时候,女儿传来了一条讯息。在与她抱怨的同时,旅馆到了。是一朵美丽的玫瑰⋯

隔离14天,住的是已经被遗忘的记忆。彷佛回到刚入社会的时候⋯ 后面的+7,住的是经典饭店,也是过 ​​​​...展开全文c
【写写】

好久没有在飞机上写东西了⋯想借着这种久违的空间,把自己做的一些艺术,理一理。这样,就不会每次,都还要思考一下,如何解释自己的创作。

艺术,对我,是一个自私的世界。其实,最不需要解释。我相信,会记下的艺术,都是因为艺术与观者产生了连结。一种自私的连结。所以,艺术,不应该解 ​​​​...展开全文c
喜欢健身。因为健身是公平的。
喜欢健身,因为喜欢强壮的感觉⋯
喜欢健身,所以,很多衣服品牌健身后是无法再穿的。唯一的例外,就是Rick Owen。

他也是一个爱健身的人。所以要求他的时尚必须兼具功能性与时尚感。必须要可以穿去健身。这太符合我的转变,因此,衣柜里、鞋柜里,都固定有他的位子。

​​​​...展开全文c
这几周有很明显的感受:今天会是明天的希望。

希望,一个简单的期待,变成一个渡过明天的奢望⋯⋯所以开始思考,如何再进一步的过好每个现在⋯因为过好现在,明天才有原因到来。

这两年,一直要求自己,生活简单点。因为找不到理由要让生活复杂。所以,当朋友们都在用apple watch 运动、纪录、比赛时 ​​​​...展开全文c
【隔离第五天】

等了很久,熬了很久,还是躲不过隔离。为了生活,必须承受这一个新的必要。想过很多可能性,担心过很多事情⋯带着紧张、弹力带、画笔、switch⋯开始第一次隔离。

隔离时,最多的就是时间。这在平时,是最奢侈的单位。隔离时,最挂念的就是平凡。平凡的遛狗、抱抱小孩、健身房的铁味、 ​​​​...展开全文c
  • 今天是我的生日09月10日,来祝福我吧~

每一只作品,在我完成创作和签名后,会立刻被银色的真空袋收缩起来 – 重新回到「静止」状态; 直到拥有它的人,亲手打开,才能让牠重现生命。

这个解封的过程,是《Forward》实质意义的转化。我希望, 每一位收藏者,都参与了准备跃进的那一步。而每一位收藏者也只有在解封的那一刻,看到属于他那只独 ​​​​...展开全文c
蒋友柏x as-studio 的第一件雕塑《Forward跃进》将绘画雕塑化,化2D为3D,化梦境于现实,化静为静动之间。

豹身半透明的树脂, 如从水中卷起的云,猶如平时作画的第一个动作:水中拓。画作中,通过水与漆之间的不兼容, 重复堆栈出云雾深林般的风景肌理,以及鲜艳的色彩与大量挥洒与滴画手法, 同样被运 ​​​​...展开全文c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