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冤集录

女冤集录

患者遭歧视,医生无尊严。关注精障者,我们在行动!欢迎投稿。
置顶 各位粉丝,大家好!可能是微博风格压抑等原因,我每发一篇微博,都要与微博限流做斗争。一篇文章或者一条微博,你们经常看我发了删、删了发。即使我的爆款微博,都避免不了这种命运。接下来,我会检查每一条微博,如果被限流了,我就会以一篇或者一条分解成多条的方式发布。如果这个方法管用,以后所有 ​​​​...展开全文c
发布了头条文章:《Y先生食言记》 °Y先生食言记 ​​​​
Y先生食言记
女冤集录

Y先生食言记

2021-12-20 00:53 来自 iPhone 7 已编辑
大家好!我刚才以分段的形式发布《Y先生食言记》这篇文章首段1在O女冤集录,2在O女冤集录,3在O女冤集录,4在O女冤集录,5在O女冤集录,6在O女冤集录,7在O女冤集录,8在O女冤集录,末段9在 ​​​​...展开全文c

@女冤集录

Y先生食言记 大家好!我是小草。今天,我想自揭伤疤,讲述我的经历。我会简述原生家庭对我的影响,也会详述心理咨询人员对我的二次伤害。 我是一名抑郁症患者,平时规律服药,病情稳定。如果没有人提醒,我都忘记自己是患者了。 ​
后来,一位志愿者告诉我,他不向别人介绍X机构了,因为X机构心理咨询人员经验不足,不能提供有效帮助。他还表示,如果精神障碍和家庭暴力并存,不能以精神障碍为由否定家庭暴力。
后来,一位朋友告诉我,有人参加Y先生的活动,抑郁了,还有点严重。
我的故事讲完了。我不知道大家怎样评价我的故事。

​​​​...展开全文c
我不接受Y先生给我带来的伤害。我不停地要求Y先生给我道歉,并要求他让X机构给我一个解释,结果Y先生把我的微信删了,并把我从X机构微信群里踢了出来。
2019年4月12日,我向Y先生、S女士和H女士邮寄抗议信,要求X机构和他们三人对我进行书面道歉,结果他们三人至今都没有回复我,也没有任何表示。
我和 ​​​​...展开全文c
此后的两天里,我不分昼夜哭个死去活来,上班路上都在不停地抹眼泪。我的精神明显恍惚。第三天早晨,我骑着自行车冲向机动车道与自行车道间的植物隔离带,造成身体前部大面积挫伤和车身严重变形;两个小时后,我从一个楼里出来,脸部猛然撞向玻璃门。第四天,我在家昏睡不醒,没关好窗户,进了小偷,导 ​​​​...展开全文c
2019年2月20日,我参加了团体辅导小组面试,并见到活动带领者Y先生(哲学博士)、S女士(心理学博士)和H女士(教育学硕士)。我诉说母亲的哭泣和父亲的放任造成心理创伤,并坦言母亲有“强迫症”。我强调“很少受到肢体和语言伤害”,Y先生表示,“我们的家庭暴力观念不仅包括肢体和语言,也包括其他 ​​​​...展开全文c
2017年5月,我们参加X机构第一届年会,并接受Y先生主持的培训。茶歇时,我再次向Y先生讲述父母给我的伤害,并表示强烈的痛苦。对此,Y先生首次将我父母的行为定义为“家庭暴力”,并且告诉我“家庭暴力”包括身体暴力、语言暴力、情感忽视、性暴力和经济控制,而父母对我的伤害大多属于情感忽视。Y先生 ​​​​...展开全文c
2015年6月,我得了抑郁症,开始服药,并把病情告诉Y先生。此后,Y先生在多场合表示,“作为抑郁者患者,你表现得很好,主动性很强”。
2017年1月,Y先生决定成立X机构。X机构的宗旨是促进社会性别平等。我和多名好友加入X机构,成为X机构第一批志愿者。为了提升X机构的影响力,Y先生带着我们到多所高校 ​​​​...展开全文c
此后六年,我经常参加Y先生举办的好友活动。有时候,我们和Y先生一起聚餐。有时候,我们参加他出席的社会活动,比如沙龙、讲座和会议等。有时候,我们去Y先生执教的大学,旁听Y先生主讲的课程,列席Y先生主持的活动,到Y先生的办公室闲聊。有一次,我们和Y先生去水上乐园,一起玩了两天。
在这六年里, ​​​​...展开全文c
我想向大家讲述我与Y先生友尽的故事。Y先生是知名作家、学者,也是高校教师。
我俩相识于2013年4月。2013年5月1日,中国第一部精神卫生法正式实施,规定心理咨询人员不得从事心理治疗或者精神障碍的诊断、治疗。
Y先生很活跃,经常发表各类文章,积累大量粉丝。有一次,Y先生发布微博,说他要在一家会 ​​​​...展开全文c
Y先生食言记

大家好!我是小草。今天,我想自揭伤疤,讲述我的经历。我会简述原生家庭对我的影响,也会详述心理咨询人员对我的二次伤害。
我是一名抑郁症患者,平时规律服药,病情稳定。如果没有人提醒,我都忘记自己是患者了。 ​​​​
抱歉打扰大家。我反复发同一篇微博,是我的微博动不动就被限流了。我真的不想这样呀。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