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忠体国五十万

公忠体国五十万

冷眼静观世间事,不曾缘起不曾终。
2020-4-12 22:39 已编辑
置顶 各位读者惠鉴:

明天开始,我在简书的账号就正式开始运营了。

也就是说,我在微博和公众号的账号,明日将同步关闭。

今天总算把所有文集都至少填上了一篇内容,这样大家就能在我的简书主页看到所有文集了——除了关于指南和档案的文集,这个我会明天填一篇很重要的东西,到时候也就会在我的主页显示 ​​​​...展开全文c
我这里最近几天,快变成普法栏目剧+基础教育扫盲班了。

不能再这样了,今天到此为止,我还有我自己的正经事要去做。

这都什么文盲、法盲和史盲的发言,而且还这么多。

我们国家每年电信诈骗案件层出不穷,不是没有理由的。 ​​​​
看看认为《满江红》官方这么起诉是合理的那些人,他们的法盲发言:

@白马探花夏天走了 : 起诉对象不一定必然是公民或者法人啊,能够明确指向某个明确的民事主体的话,是复合民事诉讼法对于“明确主体”的要求的。具体到目前电子送达的广泛性而言,只需要提供网络名称和电话及邮箱即可。只不过需要同时 ​​​​...展开全文c
划重点,《满江红》官方的起诉过程,存在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

1. 如果他们真的想起诉那几位网络账号的拥有者,需要首先起诉新浪微博,并要求对方提供这几个网络账号的身份信息。

拿到身份信息后,法院才能受理,否则网络账号不是“适格主体”,无法成为被告方。

2. 然而,新浪微博是《满江红》的联 ​​​​...展开全文c
请大家仔细感受一下,岳飞被害死这件事,发生前后的一些细节:

1. 何铸,御史中丞(监察系统的TOP 1),审问逼供岳飞,岳飞撕开衣服,露出后背的“尽忠报国”,深入肌肤(“有"尽忠报国"四大字,深入肤理”)。

何铸在此之前,与秦桧一党的万俟卨等人,一起弹劾岳飞对于抗金存在态度问题,因此是岳飞 ​​​​...展开全文c
让我理一下,事情好像是这么回事:

1. 《满江红》官方起诉几个大V,但是法院无法受理,因为起诉对象不是“适格主体”。

2. 几个大V表示,他们跃跃欲试,准备法庭大战三百回合,但其实,他们可能一辈子都收不到法院的传票——因为法院大概率不会受理这些起诉。

3. 媒体采访《满江红》官方人员,官方 ​​​​...展开全文c
“粉圈”从来不是原罪,我之所以始终不认可许多网上的博主,就是因为他们搞这种群体性歧视。

明明只是一种业余爱好所形成的正常的圈子,因为一些不良现象和影响,就因此认定这个圈子里所有人都是恶人——这种一棍子打死一船人的行为,不是更加没有底线吗?

我拒绝污名化“粉圈”,我也拒绝群体性歧视 ​​​​...展开全文c
@ZangaiWang_已黑化

我奉劝你,如果要替对方打抱不平,麻烦也不要这么眼瞎。

1. 对方在私信开头,直接提出“说再见了”,直接跟我做了“最后的告别”。

请问,到底是谁在拒绝讨论?...展开全文c
我这几天同时进行了三件事,希望你们分清楚:

1. 针对《满江红》存在的数据和票房方面的问题,我始终表达了合理的怀疑,以及基于许多事实的一种合理的批评。

2. 针对《满江红》及其部分受众出现的文盲、法盲、史盲、产业体系等问题,借此机会进行更多的科普和推广。

3. 针对《满江红》的优秀票房成 ​​​​...展开全文c
我希望你们,不要把岳飞只是当做一个武将。

岳飞是非常奇特的人物,不管是在宋朝还是在整个中国古代历史。

与建炎时期的“中兴四将”里的其他三位不同,岳飞没有任何贪污行为,也没有任何私生活混乱的行为(尊重两任妻子,没有小妾和侍女),而且岳飞的军队,完全没有“吃空饷”的行为。

“岳家军” ​​​​...展开全文c
@風漂公子 :事实上你这些圈出来的“简体字”,不少都是繁体字的俗写(简体字本来就很多来源于宋元以来俗字谱),在古籍里也是很常见的

@萧尼奥 :有没有可能岳飞写的时候就是这样写的呢?岳飞是武将,文化水平不一定高,有通假字也很合理

——分割线——

两位的问题,问得很好,如今网上能问出这些问 ​​​​...展开全文c
《满江红》官博的其他文盲行为:

1. 在1月23日的文案里,使用岳飞的《满江红》的“潇潇雨歇”,按照一贯的策划思路,进行拆句为单字,然后重组句子。

然而,文案中只出现了一个“潇”,另一个“潇”,却不翼而飞了。

2. 票房海报当中,将岳飞的《满江红》的“踏破贺兰山缺”,错误断句为“踏破贺兰 ​​​​...展开全文c
《满江红》影片里的第四个历史穿帮:

电影中,车夫和沈腾那段说以“花火”为信。

然而,“花火”是日语词汇(日语假名:はなび),仅在日本和受到日本文化影响的中国台湾地区使用。

在中国古代,一般用“焰火”、“烟花”、“烟火”等词汇,来形容烟花。...展开全文c
从昨天到今天,我就像个高冷而严谨的老师,在这里进行“互联网支教”活动。

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愉快了,最近几天是我最为舒心的日子。

我所热爱的我们国家的传统文化、历史知识、国家制度、产业体系发展,都借助这一次的舆论热点,向更多人做了在我自己看来,非常让我感到欣慰的推广和科普。 ​​​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