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总是不可避免地陷于异域凝视。 ​​​​
骑着电车,额头冰凉。(冻死我了 ​​​​
我回到家中总感觉是被压抑着,虽然在学校也未好到哪里去。在华北乡村,我的思维不再贪图必须表达,过吧,我先试图着多理解。那些早已被归类的人格我逐渐舍弃,试图勾勒我所见到的人的轮廓,线条应当是灵动的,映证着我们每个人的尘衣。

真的是不吐不快。尽力睡吧,年轻人。 ​​​​
我有时候真的不知道如何面对自己,我掩盖我的内心。我欺骗所有人,是的,所有人。我拙劣地表演着自己不在乎,干着所谓创造的行当,可那根本就不是。有人说我活得太重,我也想轻一些生活,毕竟那样我不会像现在这样扭捏作态。

我欺骗所有人。 ​​​​
狗狗本来是我生活中很重要的存在,现在我还是找不到他。我不知道这是执念吗?该有这样的执念吗?可我真的好难受。心里本来就有很多窟窿无法填堵,如今更是难捱。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过着不起眼的人生,我就注定要忍受这些吗?父母总是开玩笑的口吻说不知我几时才会结婚,可只有我知道我得先找补我自己。 ​​​​...展开全文c
什么生活不是生活呢?
什么生活才是生活呢? ​​​​
  • +5
聊会儿天吧。好久没拍照了。 ​​​​
杂记。

在一个传统的北方村落生活,会看到更多人对于结婚生子的态度依旧是延续着上辈人的态度。我不知道感情的成分是否存在,这样着急出生的孩子是否会得到好的家庭教育。这不是指责和批判,只是我的好奇。

只有我,仿佛落伍了,成为许多人眼中的“书呆子”。我也不喜社交,整日自我对话过多。

爱到 ​​​​...展开全文c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