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总能看到姐姐出嫁弟弟背下楼秀百福的新闻,他以前也总是人小鬼大的念叨我赶快给他找个姐夫给他封大红包,好久没有梦到他了 ​​​​
梦到他回来陪我,每天我都寸步不离的抱着他,仿佛一撒手就再也看不到他了,他知道我想要什么跑去给我买,离家远一些等我在找到他就是满脸白霜,最后慌得不行的带他往回走,他陪了我六天,第七天把自己藏在房间不肯出来见我,我知道他要离开了,过了很久才敢去敲他房间门,一开门他就猛的扑过来抱着我哭 ​​​​...展开全文c
真的太难过了看到这些,为什么现在老百姓维权这么难,一条人命消失了在那些人眼里就好像没了只给他们惹麻烦事的蚂蚁,什么恶毒难听的话都拿来攻击受害者,我弟弟出了事一堆街坊邻居也是说我们想拿他的命去讹学校,谁都不会想失去自己的至亲,更不可能让他不明不白的就离开得不到一个公道,嘴上积德🙏
#刘鑫 江歌#

有句话江歌妈妈说的好,如果这场官司打赢了我教育孩子们不做刘鑫那样的人,如果输了我就不教育他们做江歌一样的人 ​​​​
很想你,今天总是止不住眼泪,多来梦里见见我吧小混蛋,新年快乐啊[猪头][猪头] ​​​​
他不敢和别的小孩抢遥控器,自己在旁边哭,我叫他过来让我抱抱,贴着脸问他想我了吗,他扭头想躲开,我接着追问,他说不想,我还是不肯放开,问他真的吗,真的不想我吗,他支吾着说不知道,我抱着他一起哭,模糊的听到他很小声小声的说想了,我听得不太清,还想继续和他说说话,我也知道他是不在了的, ​​​​...展开全文c
每每不经意间想到往后还有几十年没有这个人在身边闹我都会感觉很难撑下去,我以前真的以为只要有理有证据,就没有什么不公平的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但我错了,老百姓只能吃哑巴亏 ​​​​
我梦见他了,看着他和一群小孩在一起玩,我突然就很想抱他,跑下去喊了声阳阳过来,我期待着他跑过来仰着头看我,让我捏捏他的脸,下一秒就变成了几个和他穿着一样的小孩,一个也不是他,我真的没办法接受那种失落,梦里也是空落落的揪心疼 ​​​​
喝多了吐够了,我第一次在他们面前说了那些不敢说的话,我坐当天最早的一班机回来已经下午六点了,我只要一想想在那不过两三天之前他还和我说好过年带他出去玩我就真的没办法接受,他还在担心外面口味和家里不一样问我想吃什么给我寄,我们明明说好了,短短两三天再见到他就是在殡仪馆,我睁眼闭眼都是 ​​​​...展开全文c
我梦见他两次,通关梦里他把所有道具给我叫我快走,那是输了就会死掉的。有人叫我出门去外婆家我在外面喊着说叫上阳阳,接着门里跑出来一个身影闪进了巷子里的小房间,喊着叫上姐姐,等我追上去什么也看不见了,隔着窗户只看见坐在电脑前玩电脑的背景,始终没有看见他的脸。 ​​​ ​​​​
我太想再听到他叫我一声就算是梦里面,可我什么也梦不到,我都在想我是不是真的难过,我这些自责的想法这些自以为难过的情绪都是自己在给自己开脱,不然我怎么会一点也梦不到他。 ​​​​
今天去了二月新开的那家超市,在我离开家的前一天和阳阳去过一次,是我们相处的最后一晚,陪我逛街买鞋买路上吃的零食帮我装行李的像个老妈子,第二天走得也很早没有吵醒他。我总是把他当什么也不懂的小孩子,只想自己离家远一些攒些钱等他放假带他出去看看,我一直在等以后一直都只是在想,我还什么都 ​​​​...展开全文c
已经这样了,我想他就在那里,想得紧了我还能去看看他,我想人死后会不会有灵魂呢,他会不会以我看不见的形态也在看着我 ​​​​
我看着他从出生黑猴子一样的小婴孩长成14岁的小男孩,他不在身边我也能想到每个场景如果他在会怎么样怎么说怎么和我闹,我需要有个发泄口去倾述,可我太讨厌听到他也不希望你难过这样的话了,太无关痛痒了,这让我有些不讲道理的连带恨上这些人,我不应该这样的。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