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微博
🌳

Henrique Oliveira 是巴西的一位装置艺术家。他的装置大都是以“木材”为主题,以圣保罗街头收集的废弃木材为材料,结合了绘画、建筑和雕塑的大型空间建筑。

在某些装置中,他使用墙壁作为支撑件,连接并成型一定长度的PVC管,以形成巨大的凸起形状,并在上面铺上薄木板。在另一些作品中,他将 ​​​​...展开全文c
//@阿方锁:从Casa Blanca 变成Casa Azul[鲜花]
一些蓝色。是疫情前的某年四月去的摩洛哥舍夫沙万,好看到会让人有点晕蓝色……图怎么修都会破坏原有的样貌,干脆只用手机针对曝光/去雾/尺寸方面做了一些简单的处理。浅浅分享一下[赢牛奶]

其实黄昏时爬上山俯瞰,也很美,放不下了,会慢慢补到评论区。猫猫也单独发过Ojagaimotatop ​​​​
  • +9
转发微博
装置|《寂静的秋天》(Silent Fall)

三月,伦敦伯灵顿花园(Burlington Gardens)展出了装置《寂静的秋天》。该作是由艺术组合AA Murakami(p5)打造的多感官沉浸式装置,通过镜子将空间延展,模糊了自然与技术之间的界限,同时突出了时间的短暂性与环境的脆弱性。

AA Murakami是位于东京与伦敦的 ​​​​...展开全文c
//@庄时利和:在传染病学上,一般不建议通过消灭宿主的方式控制病毒传播。
上海,北蔡,南新六村,2022年5月13号
到处是消毒片,到处撒,打开下水道盖子直接往里倒消毒片。上午在担心楼下的轮胎们会不会被腐蚀,晚上已经无暇顾及轮胎们了,自己开始头疼喉咙痛刺眼睛……有的孩子开始呕吐,很多人出现了症状,猫咪上树了,老鼠们窜了出来……人畜皆是毒,都得消杀。
我们怎么办 ​​​​...展开全文c
#浙江诸暨一清代民居被违规拆除# 不如守护吧 学会温柔对待 这要比诉诸暴力更耗费气力 但作为人我们理应付出些爱 //@古建筑bot:#浙江诸暨一清代民居被违规拆除# 话题已建立,大家可以带着tag转发或发表博文增加曝光量。
#浙江诸暨一清代民居被违规拆除#
「笔者质问他们:“你们做这些事,内心有没有愧?良心有没有受到谴责?你们穿着这身制服,应该依法行政,眼里还有没有法律?”但这些话如同对牛弹琴。
……
当地究竟为什么会不顾一切拆除这座古民居呢?笔者在2022年5月7日的《绍兴日报》中找到了一些答案,当天的《绍 ​​​​...展开全文c

浙江诸暨强拆俞乃传故居,破坏省级文保单位俞秀松故居的历史风貌

浙江省诸暨市次坞镇溪埭村,是革命烈士俞秀松的家乡。俞秀松,是中共上海发起组成员,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任书记。2...
转发微博
#学汉语# 有些常用的现成话好像非要把你包括进去不可,譬如“万众瞩目”“众望所归”“众口交赞”“众目共视”“众所周知”等等,对此我只能也拿个四个字的现成话回答:“敬谢不敏”。自己写文章也不用这路词。记得文康《儿女英雄传》里,能仁寺里那个妇人说:“……你想,咱们配么?”十三妹打断她的 ​​​​...展开全文c
转发微博
#使女的故事作者称强制生育是奴役# 针对近日美国最高法院关于堕胎权的裁决草案,《使女的故事》作者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在《卫报》发表了新书《Burning Questions》中经编辑后的一段摘录,发表了其看法。

“即使在安全和合法的情况下,也没有人喜欢堕胎。这不是任何女人会在周六晚上找乐子的事。但也没 ​​​​...展开全文c
转发微博
克孜尔石窟第9窟(一)

图一:因缘故事
图二至图三:佛传图
图四:券顶壁画
图五:金翅鸟
图六:伎乐飞天...展开全文c
  • +3
他们谁都不爱
“牺牲是无法隔离的,每个牺牲自我的个人背后,都站着一群他没问意见就拉着一起牺牲的别人。”他们希望人民过得好,但他们并不爱人民。他们谁都不爱,包括他们自己。

《加缪手记(第二卷)》阿尔贝·加缪
黄馨慧(译) ​​​ ​​​​
转发微博
在《审美教育书简》中,席勒认为,现代国家像机械一般的运作方式及其对人的强制、等级和职业的分化以及科学知识的分工,已经将现代人的天性撕裂成了碎片。他像很多思想家一样推崇古希腊,认为那时的一切都是和谐的,“精神力正在壮美地觉醒,感性和精神还不是两个有严格区分的财物,因为还没有倾轧去刺 ​​​​...展开全文c
转发微博
【子夜诗社】
别再烦心,我的痛苦,安静下来。
你期待的黄昏,它来临了,在这里。
浓郁的气氛笼罩大城,给一些人
带来宁静,给另一些带来忧伤。
当卑俗人群在“贪乐”的鞭打下,
——那“贪乐”像个残忍的屠夫一样,...展开全文c
转发微博
Mother

艺术家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一些以“母亲”为题的作品

包括之前介绍过的《母亲是座山》P5:O合恩角的阿涅斯
分别是:
1.Mother Rising 2016...展开全文c
转发微博
#ARTFORUM展评#

赵银鸥

“‘天鹅从这儿升起’以赵银鸥近作中凸显的自我与他人的关系为线索,构建了一个递进结构。进入展厅首先看到一系列小幅作品属于2018-2019年间完成的‘我们’系列,以亲人和艺术家自己为描绘对象。在这些木板综合材料的绘画上,刻刀留下的痕迹围绕着画面中心的人物形象,但其功 ​​​​...展开全文c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