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香兰

邓香兰

中文男足前队长,除了踢球什么都会
超过8000万人正在使用
置顶 门将扑出30球,中文男足0:12憾负医学 ​​​​
  • 长图
今晚的视频让我再次相信一点,艺术与正义永远是站在一边的。2020年到现在,那些宏大的歌曲、电影、视频在大家眼皮子底下滚过千百回,但没有任何一部能让人们像今晚的朋友圈这样,高举双臂,把那血淋淋的404托举向前。那些让人热泪盈眶的,让人不愿再沉默的,并不是所谓的“煽动性”,而是那些黑白而布 ​​​​...展开全文c
人和人认识的时机实在是太重要了,两个人的契合度决定了关系的下限,但认识的时机决定了上限。可惜大部分的关系,就像王菲唱的那样,我们再来不及重新认识。 ​​​​
我小时候体弱多病,有一次突然发了一种病,据说是由发烧引起的并发症,毫无预兆地抽搐、翻白眼,直直地栽在家里。全家人都吓得够呛,我爸没来得及多想,直接把我抱下楼。那时院子里刚好停着一辆车,是去接隔壁楼的市委书记的。我爸抱着我冲过去,敲车窗,说明情况。司机并没有说“等我问一下领导”,而 ​​​​...展开全文c
前一阵子去上海,和@蒙恩是蒙恩啊 一起录了播客,聊了点有的没的,美美跟男明星合了影要了签名,还被拉去说脱口秀了。以后我去讲线下的时候,大家如果认出我,请笑得大声点👏 ​​​​
今年妇女节,看到珀莱雅的性别教育纪录片《一样的天空——我们如何展开性别教育》也想来说说这个话题。

去年在青海支教的时候,有一件印象很深的事情。我在讲到唐朝官制时提到,尚书省的左右仆射虽然平级,但是实际上左仆射往往比右仆射更具实权。接着我问大家,能不能再举出一些以左为尊的例子。一个 ​​​​...展开全文c
  • 长图
  • 长图
最近发生了太多事情,那些泯灭人性的,那些关乎政治的,又一次把我带回了2020年初的那种恐惧里。我不懂政治,我只是感觉一切都很糟,互联网的针锋相对让我恐慌与逃避,我疯狂地与朋友相聚,用酒精与欢笑麻木自己,可是一到夜里,那种无力感又会浸布全身,儿时那些对于和平与团结的想象已经彻底破裂,顽 ​​​​...展开全文c
已经不想问,我的生活什么时候可以步入正轨了,我想问的是,我的生活什么时候可以回到一个轨道上……随便它往哪开呢,只要开起来就成 ​​​​
朋友找我介绍对象,说喜欢有文人气质,且180+的男的。我想了半天介绍了一个,她连忙说:只要有文人气质的,不要真的文人。 ​​​​
对我来说,爱情有时候是一种可以具象的色彩。我觉得那是街灯的颜色,可以俗气地称之为昏黄,或者暗黄。街灯是阳光的沉淀物,漂浮的热情坠着夜的沉重,把一切浮躁与喧嚣都变得温柔。王菲在《约定》里唱:“还记得街灯照出一脸黄。”我痴狂地迷恋着这一句。我记得全部那些时刻,那是心动的时刻,是爱情到 ​​​​...展开全文c
巨蟹男的crush真的不值钱… ​​​​
2月6日 21:47 已编辑
女足绝杀后我激动了很久,既是为胜利而兴奋,也是因为我突然意识到,在经历了春晚和男足的丑态毕露之后,冬奥开幕和女足又让我体会到了一种源自心底的自豪与荣耀。很多事情都是用真心换真心的。虚浮的口号换不来真诚的呐喊,但对美好事物那满怀热血的追求,是可以换来亿万人的热泪盈眶的。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